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19888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橘紅三夢】 I'm just livin' the dream.

橘紅之夢 【一】

結果,這麼一個深夜,我又在夢中遇見了你。
除了那帖短暫清純春夢,其實這晚我睡得不好。人像煎鍋上的餅,輾轉反側,一忽而想起在一起時的你,一忽而想起分離後的,你的背影

剛閤上眼,連身邊早已熟睡的男人都笑吟吟地到夢中探望我,質問著我怎可這般同床異夢。
一急,又醒過來。

之後我的睡眠像淺灘上的船,窒礙難行,走走停停,始終沒辦法拉成一氣。
索性掀開暖被起身輕倚於枕邊,看看外面月亮飄在樹端,黃中帶紅,像隻哭腫了的眼睛,不知是剛升上來還是要墜落下去。
再看看擱置在床頭的錶,已是凌晨近清晨的四時許,疲憊像張又厚又密的毯子,緊緊將我裹住,我躁熱地出了些汗,才糊里糊塗睡去。

月亮也於恍若中變成一隻黃鬈毛的大獅子,踩著藍色的絨毛毯,走近來,舔著我橘紅色的夢






橘紅之夢 【二】

你說你答應和我在一起。在橘紅色的夢中。

早上從你踏出房門的那一刻起,我便相當沒有安全感地想像你現在正在做什麼。
我一一想像你正在研究室內做著分子碰撞的實驗,想像你在中午空檔看著霹靂布袋戲自許為羽人非獍,想像你著Galoop上衣卡奇色短褲在操場上一圈又一圈地慢步著。時間是如此錯亂地在過去與現代交織上演著。
我愈想像愈是覺得,自己一個人在房裡等你回來的事令人窒息。

我像是不能自我掌控心裡情緒的小孩,單薄無力地攤在地上倚在床緣,「你愛我,你不愛我….」一片一片地撕著花瓣數那毫無意義的機率。
任掉落的血紅色花瓣聲鏗鏘地鮮明

我反轉回到方才你才睡過的床上躺下,閉上眼睛。試想早上睡醒後你我之間發生的事,我那緊緊擁抱住你的身軀,貪婪地想知道你身體每個動作的意義。
我感覺枕頭和棉被仍有你的氣息,你安穩的睡眠所留下的氣息。

我空洞地讓自己的身體沉進那氣息中。

我把弄亂的床重新鋪整齊,把交纏留下紊亂的床單皺紋拉平,將承載過你我簡諧重量的枕頭凹痕拍拍復原,將掉落於地毯上的棉被整齊地罩好。消除一切你存在過的痕跡。
然後輕撫那沾有鵝黃色體液的那塊印漬,想著數小時之前還在那裡的你。

其實我現在本當處於非常美好的事物中的。這樣美好的事情(你允諾和我在一起)也許將來在也遇不到了。是這麼的美好。然而夢中的我對於其中的美好,竟然無法充分理解而感到驚恐與焦躁。
這樣的焦躁甚至讓我感覺絕望。

然後一直延續到陽光打碎橘紅色夢的清醒後,持續的絕望。
關於我們的在一起。





橘紅之夢 【三】

男人說我倆之間存在著一些誤會,他很喜歡我帶給他的感覺,男人不想就此放棄彼此的相遇,與可能的延續。
男人說,等我不再難過,或許會有些事想讓我知道,便是該約個見面將一切說明。
所以在那天到來前,是該讓自己堅強地,MSN上碰著不能僅是丟些表情符號以掩自己仍舊微傷的心痕。
男人彷彿不在意倆人發生的間隙,來電依然開心地說著醫院鎖事與出遊記趣,是該更輕鬆地回應,讓其安心倆人間是可以持續簡單的生活話題。

曾以為自己是稍瞭解男人的生活作息,卻更容易因為一些微小的表徵,擴大了彼此間的陌生感與不確定性。

夜晚的心神不寧昇華到最大,男人和我就如此地在橘紅色夢中相遇。
夢中的男人在我的面前,歉意地用心傳遞著「抱歉,讓你受委曲」的訊息。
夢中的我在男人面前,淺淺微笑回應著「沒有關係,一切都過去了,很高興曾經與現在,還能與你相遇。」

那帖短暫的夢一下就結束,我知道自己很清楚那樣的情節,只是在反應著自己對男人的思念。
透過這麼一個夢,我才發現自己其實不怨恨男人了,甚至原諒他那當位使壞讓事情圓滿的壞人的理由;我告訴自己其實不需難過了,反而該真心希望男人能幸福,感謝著倆人過去的不期而遇,縱使,當我從男人的眼中與言談發現,我們彼此已是陌生人了。

或許就是當夜色很淺,將更突顯寂寞深得教人失眠。而我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就讓秒針一格一格地每分鐘表演,靜靜地看著它如何轉一圈又到原點。
可惜,那最牽掛的男人的笑,卻只能任由時間對我說著抱歉,因為終究還是觸摸不到男人嘴角揚起的那臉。
或許真的錯失了,就不再出現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