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47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異男‧妄】終章 TRICK

◎終章◎ 
TRICK


小T是一位很負責的司機兼導遊,一直怕我跨年夜過得不夠盡興,仍想在回程的路上,帶我到其他景點稍做停留。
「其實,只要有你陪在我身邊,那就夠了。別一次就要玩完,這樣才會還有下次的機會啊。」
不急,這個道理,我已從你身上學習
這般話中帶話的表示,小T,是瞭解了嗎?

路上會經過海潮洞,是小T和他女友曾一起去過。
「那兒風景很不錯,我們下去走走!」小T很推薦地拉著我下車,要我親吻新年清晨清新空氣,和冷風。
「看,那邊透露著一點亮光耶!沒想到我們竟然還趕得上看日出呢!」小T露出男孩本性,手指天空興奮地跳著說。
「我說小T,我們面向的是台灣海峽,不是太平洋耶。」
小T除了路痴,又在沒有方向感上加了一筆。
或者,其實我應不要那麼掃興,該拿出我領有X台演員訓練班合格證書的演技配合著他。
「好吧。照今天的雲層判斷,看來是看不到新年的第一道曙光了。抱歉咧,沒有辦法讓你留下一個Perfect Ending。」好像天氣不好,他也必須負責一樣。
我對小T再一次地笑了笑。

沒有綻放的曙光,但我有小T的溫暖。沒有燦爛的太陽,但小T有我的笑容。
新的一年,這是我們能給對方的最後一個禮物。

過二十八精壯年紀後,我已自覺不再如讀書時代熬夜為家常便飯般有體力;打滾了整夜沒睡,再加上方才的劉家肉粽下肚,更添了幾番睡意。
繼續於返家路上,我隨著小T充滿安全感的聲音相伴,和道路不平彷若躺在搖籃內的晃動,終究是抵抗不住睡魔的誘惑,轉而和周公較勁兒棋法去。


你說你愈是在意想要得到的事,換來的常是失敗後的失望;反倒是不在意的事,往往會有讓人意想不到的驚喜。
所以養成了你不去讓自己太過在意於生活上的追尋。感情,亦是如此。
『其實我是有思考過和你之間的事。但是,你開始便是需要個承諾之類的,會讓人很有負擔。感情這種事應該是要互相多多摸索的。所謂且戰且走,看看會走到什麼地方…』
不急,慢慢來,是你可有的表態。
我和你的關係定義,也就如斯地無限延期。

你喜歡久久因洽公北上,欲抵達台北的前一小時,撥通電話或捎來幾字簡訊留言,指定何時我可以到你台北的居所與你相聚。
你喜歡我和你就像剛成年的戀人,一見面什麼話都不要說,便是迫不及待體溫交錯的火熱慾望。

你喜歡我們雙雙跪在和室原木地板上熱烈撫吻時,看著由角落地燈所照射,從牆壁延伸轉折入天花板,屬於我們的交媾影子。你是那樣看著我們龐大黑影來回簡諧糾纏,肆加輕狂地彼此瘋狂擺動。
你是願意卸下平日的大男人行徑,在黑暗中讓我可以扮演給與被給,進入與被進入,擁有與被擁有的雙重角色。沒有誰征服誰,沒有誰屈服於誰,雙雙達到高潮後精疲力盡。

你總喜歡在做愛完,從廚櫃中翻找泡麵,依你年紀不適合再深夜進食,與我平日克制禁止吃宵夜行逕,破例地你一半我一半分食著一包麵食。
你會再配上三根剝皮辣椒與金黃玉米罐頭,在我面前吃得滿足甜蜜,養成了我在與你激情過後,總得後續沖碗泡麵裹腹,才算進行完一次完整的交媾儀式

你說你喜歡我倚在你懷裡,抱著我盯著電視,看些屬於你那《流星‧蝴蝶‧劍》年代的影片,聊工作聊生活聊家庭,就是不能談及感情。
你壓在我頸部後手臂末端的手指,喜歡順著我的髮梢輕輕撫摸移動至我的耳際。
然後將我的頭緩緩地轉向你。在我的額頭,與唇上,補上激情時不適合給予的,輕輕一吻。

你樂於在假日讓我跟在你背後,配合著你的步伐一起散步,留意你欲在北部再添購新屋時,必須考量適合的居住環境。
你帶著我到台北同志常會出沒的Breeze散心。坐下喝杯咖啡,看著你的古龍武俠小說享受一計悠閒下午時光,也任由我在對面嘴中嚼著《口福堂》麻糬,眼睛大膽恣意地享受著你。
你亦會在我與朋友亦有約時,放我赴約履行先前既定活動,使我不致落得見色忘友之罪名。你會利用在此空閒,時而拜訪故交,那對交往已近十年的老朋友們,關心彼此生活近況;時而到建國假日花市選幾株耐旱的綠色植物,擺在閱讀桌的窗台前,等我回來問我這次選的種類,我是否中意。

我們倆就像是因地域拆散於南北兩地的小情人,相聚時間一年不到六次的允許,讓我們愈是珍惜每一次的碰面光陰。
但是你我的夢是那麼短狀況那麼多,擁擠的角色凌亂跳躍地於邏輯之外出現。於你的南國,和我的北境。
你我間續地出現在彼此生活中已經幾年了,我們仍舊走不出各自的世故,找不到兩人在一起所需要的答案。

你說你其實可以選擇在抵達台北的星期五週末深夜,到Funky放鬆自己。但你卻選擇了與不擅於玩樂討你開心的我,窩在家裡。要我是應該再成熟點地去懂得你的心意,不該貪婪地索取更多的承諾話語。
你說你也曾經自己很想要有個確定(在不在一起)的答案,用了很多費力的方法,很可惜,還是沒有找到答案。
等到了你這個已三十而立過半的年紀,經歷過一些事,了解到萬事都不能強求,便會轉想,其實,不要有個特定的答案,何嘗不也是一種解答。
而且,往往這種解答可能是比較好的答案。
但是,你也不是如此便放棄去尋找,只是在尋找的過程中,告訴自己不要太執著一定要找到,也不要太灰心可能永遠找不到。

你說我是隨時可以找你,但請我不要給你要不要在一起的壓力;如果有一天,那個答案忽然冒出來,你便一定會告訴我的。
無論如何,我不會失去你對我的關心。


你在已經定案準備出發的前幾天,於MSN上告訴我你將赴美執行醫院方面申請通過的研究計劃。你要我好好照顧自己,別在為你放心。在視窗內穩穩站立的瀟灑幾行鉛字,淡淡陳述著我們之間終將是毫無意義。
在你出發的最後一次見面,你是有機會就告訴我這消息的,但你始終沒有提及這件既成的決定。你是害怕看到我透明眼睛最深處,那一直存在的孤寂。
那次,我們沒有如往常地瘋狂做愛於彼此體內注入存在的痕跡。我只是將你深深抱緊,在你身上拚命地嗅聞想要留下你的氣味分子頻率。
在我完全不知這便是你我最後一次見面地探索爾後安心睡去。

 

「哈嘍,快到內湖嘍,可以起來洗把臉嘍。」
小T輕輕地將我喚醒,語帶著些許像是打擾了我睡眠的歉意。
「哇,對不起,結果我還是不小心睡著了。我睡了多久啊。剛睡著的那段時間,我不會上演著”大三元(打呼+說夢話+磨牙)”吧?真是太丟臉了。」
「沒咧,你睡得很乖,只有嘴巴微微張開的熟睡狀。不過你頭愈睡愈朝向我這邊,我比較擔心你若頭倒在我的右肩上,我會不忍心把你推開,而沒有辦法順利開車。」
「傻瓜,就把我推…。」
我可以感覺到我的臉部微微發熱,是因為小T又再一次貼心話而嬌羞?或者只是因為剛睡醒的顏面血管散熱反應罷了。
這是我第一次在小T面前臉紅。

從黑夜到白天,這麼個十四小時的跨年活動終於落幕。小T盡責地將我送到家門口,下車前囑咐著我待會洗完澡要蓋好棉被,好好補眠。
小T轉過身到後坐,欲拿方才他幫我摺好的ENERGIE毛衣,左側臉頰微微觸碰到,我恰巧左轉傾臉鼻頭,呼出的溫熱空氣。

時間是不會因為我們的貪戀而為此停止。我們所擁有的片段畫面瞬間,在來不及被拍照成相存成記憶時,往往只能靠這些文字留下鮮明的回憶。

「謝啦,這一整晚(外加清晨)的招待,這是一次相當美好的跨年活動。」
「快別這麼說,都是些小事,別在意。」
「只要是留心的話,沒有什麼事是小事的。」
就像小T所給我的一切溫柔。
就像你緊緊抱著我後,留在我身上的溫度與氣息。

那一次/這一次,我與你/我與小T,我們沒有吻別,只有眼神的緩慢交遞。
我於手中握著煙火點燃所賸下的仙女棒空盒,躍下車的瞬間,輕輕在原地跳了一下。
我想,我是企圖把時間還是繼續停留在,恍若戀愛的所有甜蜜


*     *     *     *     *     *     *     *     *     *     *    


小T在加班後回家的路上,買了碗糖水間燒仙草,送來我租屋處予我驅驅寒意。
我也交換禮物般地,拿了梨山蜜蘋果10顆,數量剛好給小T家人足以分配平均。

我很喜歡微熱的燒仙草,此時的它,不像剛熱煮好時的水稀,也不像冷掉後的凍結凝靜。
不稀不黏的半稠狀,亦是我嚮往的感情黃金期。
不會只有初識談戀愛地,只要彼此開心就好那般淺稀;也不像在一起過久後,失去了想要再熱一次的動力,癱軟地凝固在那兒了無生氣。
這樣的黏稠度,我以為一南一北的你我,可以掌握得宜。

等待著你願意/不願意的簡訊,是已淹沒在跨年短短兩小時2500萬則,創歷年簡訊數量新高的洪流裡。
又或許你採取的沒有回應,其實就是你所給予的直接回應。
重覆的問題,你已厭倦再去強調與表明。

是唯有像我這般,過過毫無約束日子的人,才會知道有著「在一起」的約束,是多麼幸福可驕矜的。
在一起的承諾,對壓抑著生活的你來說,仍舊不可行。


我從冰箱內取出有著啤酒玻璃瓶裝般的黑麥汁,
對著12才大落地鏡內的自己,Cheers

敬,你將再次消失的不知幾個月。
一個人,again。





(全文完)
祝大家新的一年  大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