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79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異男‧妄】第四章 溫柔‧香

◎第四章◎
溫柔‧香

 

不知何時開始,我只要一坐上車,便是容易〝嗜睡症〞復發。
我以為我是還貪戀著在羊水內漂浮搖晃獨有的100%安穩感。
恰巧全台不管是開發過度的直轄市,或有待開發的鄉鎮鄰里,很有默契地一致保有台灣特產的「道路不平三百里」,可以讓我們從一上車就得以搖啊晃地搭到目的地。
縱使老姐是拿到駕照後的第一次開車,我仍是很放心地把性命交給了她,在後座安穩地不知睡到哪兒去。
我知道,這很不禮貌的搭車行為。特別又是坐在駕駛座旁的前座時。
所以為了避面在小T面前睡著,於深夜路上陪著疲憊的駕駛聊天,也當是我該盡的義務,整晚我強打起精神,讓眼皮的下垂次數盡量控制在個位數字。
我在車上拉嗓唱得特賣力,就怕一沒聲音,我們兩人都會不小心被瞌睡蟲PK成功。
小T倒是在車上受了整晚的委曲,關於我那荒腔走板的歌聲。

現在浸泡於滿池溫泉水中,我們終於可以把緊繃了一整晚的神經,大大放鬆。
我將頭輕輕靠在溫泉排水下流時,必會溢過的石階,讓後半腦杓浸泡在溫水中。
閉上雙眼,水線順著耳際流過不停擺動著,仍蓋不過與高頻水聲相對,那低頻的,我的呼吸聲。
整晚奔波找尋(話說真正在奔波的應該是小T),終於在此刻得到滿足。

「小心不要睡著了喔!要稍注意泡溫泉時,最好不要讓水面高度超過心臟太久喔。」
出發前小T灌了一瓶蠻牛,經過了一整晚,精神還是超High,特別提醒著我。
我想,我是開始相信蠻牛的威力。

我相當聽話地,乖乖將身子挺直露出胸膛。醫療鋼打造的乳環,下垂後的最尖端剛好輕觸點擊水面。
小T慢步移動身子游到我的背後,在水面上刷過畫出了一道優美的一元二次拋物線
「很累喔,抱歉折騰這麼久,讓你這樣晚才泡到溫泉。來,我替你按摩…」
語未畢,小T可以單手抓住籃球的粗大手掌,就這樣雙掌扣住了我脖子兩側肩胛。

在健身房運動時,我們是會透過觸摸對方,去感受包裹於衣服下的肌肉最大出力,探測施力點位置是否正確。
當然,順便藉機彼此稍吃了點豆腐。
那是如我般同志與如小T般異男間,可以允許的那點模糊。

但,這是我第一次和小T,在沒有任何衣物作為中間阻絕物的情況下,最直接的肢體接觸。

小T很有力道卻不失溫柔地將十隻手指,前八後二分地捏壓於我的斜方肌上。
直覺告訴著我,這不應該。
我下意識迅速便將身子下壓,浸入水中,滑離了小T的掌心。
沒有觀眾期待電影情節可能參雜的迴紋針式畫面。這樣的肌膚接觸,是我與小T整晚的唯一一次。

是的,我,在逃。


為化去那3/4秒的尷尬,我硬是找了方才在車上未完的話題。
「其實在你房間壁癌刮除整修處理完後,牆壁不一定都要刷成同一個顏色哇。」「你可以選擇在其中三面牆刷上象牙色,或者再白一點,帶有微黃的百合白。而在剩下的一邊面牆,刷上另一種不同的粉色系色彩,來增加整個房間的空間深度,可以讓房間看起來稍大一些。」
小T睜大眼睛很認真地聽著,開始在腦袋中勤奮做筆記。
「也許漆上個蘋果綠,也許是塗個Tiffany藍,讓房間可以充滿愉悅的精神。又或者可以帶點睡眠感的薰衣草色或淡紫色,畢竟紫色中的藍色性,可以帶有和諧、冷靜的力量。而且紫色還能帶來內在靈性的和諧,與內心的寧靜呢。」
另有說法,七○年代開始很多〝跟同性談戀愛〞的人,都喜歡用紫色來代表他們的性情。

「噫,這是個很好的建議呢。我會參考看看的。」
「當然,這還是要先考量你的房間格局是如何,評估採用不同色調地塗漆方式是否適合。傢俱的擺法與色調,往往也影響著我們如何佈局。如果你沒有要淘汰傢俱的打算的話。」
「床單被套等,換,或不換,亦是決定你整體色調走向的主要因素喔。」
小T原本只想要把房間改造玩玩的心,一下子不覺得好玩了。感覺非得認真起來好好規劃才行。
「有機會我去幫你看看你現在的房間內容物,與你想要的房間規劃和想法,攤開來比較,一起討論看看。我之前在台南租屋時,也嘗試玩了一點窮人DIY式的房間佈置,我再把照片傳給你看看,可以多一份參考。」
我一直對自己純手工縫製的窗簾和竹節沙帷幕引以為豪。還有那擺在床下,讓整座床組感覺像是要飛起來一般的層板燈機關。
花店可以訂製的一束束白楊柳枝條,自然彎曲由矮櫃與牆面間隙向上延伸,讓多是方正菱角的矩形空間更多了生命力的參與。縱然它們是已乾燥漂白早無生意。

「好哇。那得等和我住在同一層隔壁間的大姐不在時嘍。我怕我們講話的聲音,會吵到她和她女朋友休息啦。」
姊姊他們若在,這樣才剛好啊。兩男兩女共處一室,可以陰陽調和一下。我開玩笑地對小T說。
我那老認為世界是以我為中心,過度膨脹自我的毛病又犯。
小T就是怕她老姊敏感發現,「怎麼會帶了一個男同志回家,難不成我弟也是…」造成誤會,所以才要避開小T姊在家的時間才放我進去。
「你方便就好,OK的啦。若有需要幫忙漆油漆,找我也行!我在台南也整修過壁癌侵襲嚴重的壞牆,塗塗補補,已經漆出心得了。」
「這麼好哇,真是太麻煩你了。」
「快別這麼說,就朋友呗!」我以很哥兒們式地豪爽應答。
是哇,就朋友哇,不是?

對話到這裡結束。我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說的。
我們兩個人面對面,沉默不語。四周盡是漫延我下沉於水中時水面上稀薄到足以窒息的空氣。
我們都知道這話題只是用來化解,我逃離小T掌心的尷尬氣氛。
爾後我們繼續在池子形成兩處獨立的水渦,聽著彼此的呼吸聲。

小T或許知道,我們都是在期望些什麼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像是內心做了個什麼樣的決定。
彷彿在那時聽到了背後的獅子,所發出的怒吼聲:拿起勇氣

小T用雙掌舀起了池水,往自己的臉上傾倒,掩面,緩緩將身體浮出池面,如《貝武夫》內的安潔莉娜.裘莉一絲不掛地從水中浮現,同樣驚豔。

小T那古銅色肌膚,加強了肌肉與肌肉之間分壘的對比,更有我一直想要鍛鍊,能將衣服向上撐起的,壯碩斜方肌;足以代表男性信賴度第一名的肩膀,他的三角肌弧形是如此優美;此時彎曲摀著臉的雙手,將二頭肌深深擠壓,愈是表現出性感的手臂。
小T喜歡我渾圓微挺的水滴狀胸肌,我則欽羡他大胸肌外緣的方形稜角,有著寬闊且長的堅硬肌群。
隨著水滴下流經過壁壘分明的八塊「王」字腹肌,其上有特別修剪過的腹部毛髮,引領著視覺再向下方延伸,到淡黑色末端外露著的桃紅色
小T有著與他181身高呈恰當比例的,男性特徵。

慢慢轉過身,倒三角形的背肌組合,小T的背部曲線又以臀部與腿部最吸引人:感覺健壯的腿部曲線,與有結實渾圓臀部肌肉,成為可以展現充沛活力的最佳搭配。

電影《Luster》於故事最後,主角Jackson跑去喜歡他的Derek家門前,站在Derek面前脫得一絲不掛後,原地轉一圈問道:This is it, I’m all yours! Do you still want me?
小T如斯地在我面前轉了個一百八十度,看似堅定地,要我仔細瞧瞧他的身體,從上到下,從正面到背後。

Do you want me? 小T背後的獅子對我說著。

轉身後的小T,蹬地一下,轉換進入了旁邊的冷水池。
我評予滿分10.0分,給小T的身體,還有滑入冷水池時沒有濺起的水花。



小T在MSN上曾留下訊息:『對你呢!你是一個超好的人。外表也是超讓人印像深刻的(回憶起第一次…看見你)』。
我們在健身房時,其實是很早就彼此見過的。只是那時沒我並沒特想透過這樣的運動平台認識他人;或者即使照面久了,會稍點頭打聲招呼,卻都沒有動力去進一步,向對方索取聯絡方式。
對小T也是如此。
或許是不想因為熟了,成了每次去運動時的,期待。

男人嘛,總是要保持著些神秘感,讓它(神秘感)就在那兒好端端地不被侵犯。兩個人,彼此若是熟悉了,也就不好玩下去了。

在溫泉會館的烤箱內,我們還原了第一次在AC真正交談的場景。
我們倆坐的剛好是角落兩旁,彼此呈九十度關係的位置。
「你那時的第一句話便是問我:『小T,怎麼看你那麼久沒來健身,是運動受傷了?』真的嚇了我一跳。你除了知道我的小名,還知道我那段時間沒去AC的原因。」
小T回憶著彼此最初談話的內容。的確,是由我先開口的。
「哈,因為你和小胖、阿傑他們交談的聲音很大聲哇,所以我聽著瞭解到你是因為打籃球拉傷了背肌,停止健身運動兩個星期多。可能是我MP3音樂開得不夠大聲吧。」
或者是其實當你們在談話時,我老是刻意將音樂調至暫停,想挖出那你消失了半個月多的理由。

凡事,都需要個理由,才能安心入眠。


「嗯,泡完後整個身體都是溫泉味。」
小T說著又把頭倒向我的耳下,聞了聞。
「怪了,為何你(身上)還是那麼香?」
以小T的高度下傾,剛好還得以聞得到我耳後Jean Paul Gaultier裸男的餘香。
「可能是我的身體泡得還不過癮,所以還沒”入味”吧。待會稍休息一下,再下去給它三溫暖個幾循。七年前我和我前小朋友去花藝村泡時,可是從晚上十二點多一直泡到凌晨五點多的呢。」
「小心整著身體變皺皺的咧。待會起來沖過後,我拿乳液給你擦,保養一下。」
小T一邊說著他平日在身體上的護膚習慣,邊走向池邊的吸煙休息區,點了煙,想讓自己再提神些。

六點的冬日清晨,天色仍舊灰朦。小T手上的微紅煙頭,在黑暗中一明一暗地閃爍著,必須仰賴氧氣才得以繼燃的光點。
我走到小T背後,輕聲叮嚀別待太久了,小心著涼。鼻頭細聞著空氣中瀰漫所充滿的,和他平日身體散發出一樣的,七星煙味。

烤箱內的40瓦昏黃鎢絲燈泡,將我和小T的身影照拉得特長,變形後在地面上彼此交疊著。
我們倆人卻更像兩只空有肉體的軀殼,此刻靈魂是與肉身分離。如同處在遠端上空觀看的天使與魔鬼,彷彿地上兩人並非自己,靜靜看待,等待,這場秀如何進行下去。

本著〝敵不動,我不動〞的防衛第一準則,彼此都知道,誰先表態,必死無疑。


大眾溫泉區是禁止拍照的。花了560大洋/人,沒有辦法拍個小T的裸照好好回味,實為可惜。
但又礙於進入更衣間後是不得帶有鏡頭的3C產品,只好在佈置得尚且高貴高雅的會館大廳,多按幾下快門好好補償一下。反正,我是很容易滿足的。
我們學著《名模決戰生死鬥》邊閒聊邊拍照,小T真性情的自然流露,是我努力在鏡頭畫面上想要抓取的;有時快要貼到地面上仰拍,讓小T的身材更為修長,有時踩到椅凳由上往下取景,更襯托出小T傲人的上圍(男人的乳溝,也是足以讓人心動流口水的)。
若有第三者從旁來個側寫,我拿著小白T11與小黑V3拍著小T所擺有的pose,也是不比被拍照的小T遜色的。

找了會館的服務人員,幫我們倆留下幾張一起出遊的記錄。小T藉著伸懶腰的動作,將左手臂自然地繞到我後方,在我腰背輕貼定格,停留。
「好吧,最後了…」
小T喃喃地說著。

卡嚓,於3M解析度大小的照片內,留下了彼此溫度的見證。
小T在照片中於我左腰後方的手,隱約可見。




(待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