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79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異男‧妄】第二章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第二章◎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自從交換彼此的電話與MSN以後,小T和我便會在上班時間於MSN上互通訊息保持聯繫;同樣是在內科上班,除了會討論一些我做NB機構方面,他從事INVERTER設計時的相關性。
每星期三中午,我們更會相約11點55分,在小T公司H大樓下碰面,一起穿過通車才不久的文湖線捷運下方,前往舊內湖(北內湖)吃中飯。
公司內的婆婆媽媽們本著女性神準的第六感,馬上察覺事有蹊竅:每星期三中午時間不到,小T便會收拾手機錢包(或者相機),提早離開工作崗位的不對勁
女人啊,真是恐怖的敏感動物;還是習慣計算MC(生理期)的週期個性,改不了地也用在計算其他事務上…
「吼(刻意拉長著音大喊)!又要去午餐約會喔~~~!」
「對啦!幫我擋一下喔,拜託嘍。」小T匆匆地往樓下跑,就怕我在大樓下N.Y. Bagels Cafe旁的花叢間多等了一分鐘。

小T對約定的在意,就如同這次的跨年活動,是那樣積極去安排與規劃,讓我時時刻刻維持訝異。
有那麼幾許時間,我真的有種我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情),的感覺。


煙火散場後,小T騎機車載著我轉往H大樓底下他所租借的停車地方,準備換搭兩年前買的銀色Ford Focus RV款形座車,前進深夜的陽明山溫泉區。
「其實你不用這麼擔憂行程啦,反正我們的時間很彈性哇,就順路看能到哪些景點,稍作停留感受一下氣氛便好啦。我OK的啦,最重要的是有你一起參與…」
「不不不,這是我邀請你一起跨年泡溫泉的,我希望能給你特別一點的感覺!怎麼可以太隨便咧。」
「以前都是我女友講說要到哪兒要幹麻,地點也都由她先指定好,我只負責開車載她去就好。現在我也要練習試著規劃好行程才是,希望能給你多一點放心!」
小T也是有著小男生想當大男人的那份固執吧。

「來,乖,把安全帽前的護目鏡拉下來檔風,不要讓自己著冷了。如果手覺得冷,可以伸到我外套的口袋內取暖,不過不要上下亂摸就好啦!哈。」
小T轉過頭來叮嚀著我的同時,他自己反而是沒有戴上口罩讓鼻口保暖的,僅在頸間圍有我強迫他一定要圍上,他覺得花色有點娘的Paul Smith款圍巾。
我開始覺得交通部制定「騎機車要戴安全帽」是一項不夠浪漫的規定,這樣就不能藉故躲避冷風,有著電影情節般頭倚靠在小T寬闊厚實的背後。
不過我依舊是很乖地照小T所說,以他女友搭他摩托車時會有的方式,雙手一點也不害羞地伸進小T棉襖外套的保暖口袋內,直扣在他的腹部前緊緊不放。
全程不到五分鐘的車程,小T似乎很習慣我這樣地黏在他背後,與肚子前的環繞。

「東西都交給我拿吧。我女朋友她雙手老是空空,東西都是我在拿的,所以我很習慣(這樣)!」
小T一手護住我的頭,避免我會撞到過低停車格上的鐵板,一邊將手伸到我手握方才由背後卸下的OAKLEY灰黑運動背包前,欲領走那看起來有裝啞鈴於其內,近乎十公斤重,塞滿即便不用過夜也會有理由可以東帶西帶的提物。
這已經不只三次,小T把我當成他的女友,那我一點也不想當的角色,來看待。

「謝啦,讓我自己來吧。我是個男人,別老把我當女人看待啦!」
或許,我是再一次地想要小T認清楚,我是個想當「男人的男友」的男人,別把我當成你的女友來看待。
除非,小T是那樣自我解釋,他是以像對情人一般的體貼來對待,我。
不過如紳士般地開門讓我先進去各種公共空間,或如現在怕我頭去撞到停車棚的鐵腳架(明明就是小T自己比較容易會去碰著),小T的行動表現著實是比我還用心。

「我們開車去山上泡溫泉,路上就不會讓你冷到了。你看路上那些年輕人,竟然這樣一夥人騎著車,在這麼冷的天氣還往山上跑,真是的…。」
「啊,對了,若你有要回台中家,或回你唸研究所的台南母校,你一定要跟我說,我可以開車載你一起去。不過啊,嘿嘿,就要麻煩你帶我去吃當地好吃的喔!你也知道的嘛,台中的逢甲、東海夜市,或一中街都很有名啊。台南的小吃我也很想嚐嚐咧。為了吃,再遠都不怕!」
「不過就是過夜的地方比較麻煩。若在台中,就看住你家方不方便嘍。」
小T竟然從吃到住,都計劃好了。
「沒問題!吃住都可以包在我身上!不過我可要先說,我的房間不大,睡的地方,可能就得和我共擠一張單人床了。」
「OK的啦,只是我睡覺會抱人喔!」
小T認真的看著前方的車況,語故鎮定不當一回事地接著說。

呼,看來我得想想怎樣跟老媽解釋,我帶回家的不是我的男人,只是一位好吃零食小吃,又愛打電玩的異男朋友(一個男女通吃的直男朋友?)。



車上播放著小T和我都愛的蔡健雅歌聲。
小T知道我喜歡小寒的歌詞意境,特別去向他老姐要蔡健雅的音樂MP3,拷貝一份可以帶在車上聽。
我們倆人閒聊著生活瑣事。小T語意我會想要聽聽夜晚的海潮聲,便在淡金公路上的咖啡廳稍停憩了些許時間。

我啜飲著可以稍稍驅寒暖身的熱水果茶,小T則在他的小腰包內翻找待會喝過咖啡後,準備到外面點煙哈一下的菸盒與打火機。

「算算我在港墘路那的房間也已快滿租約,最近又開始在找房子了。」
我手畫著把水果茶從熱壺倒到玻璃杯內時,從壺口洩出流到杯墊,再延伸至木頭拼製成,經過多次清洗已斑駁稍帶亮光漆殘留桌面的橙黃色液體。
「雖然說是挺喜歡現在租的地方,也覺得以這樣的格局,和我先前看過多家的租屋空間來比,算是漂亮的價位了。」
乘著昏暗慵懶燈光的沉浸,我回想起新訓結束後,隻身到台北找房子與租屋的光景。

從彷若「關西健身營」的12週國防役退伍,僅有一星期的休息時間。連沒有學業壓力,沒有軍中口令迫害,沒有上班制度規範的悠懶生活都尚未享受到,被必須趕緊找到租屋住所好開始台北新生活運動一事所奔波忙碌著。
正式上班的前四天,拜我那挑三揀四的龜毛個性所賜,我仍顯示著「尋找吉屋出租」的狀態。
我活像遊民,借窩在比我早先到台北打拼的大學同學那,兩張標準單人床一擺,就沒有再多走路空間的小雅房內。
兩個大男人,就這樣輪流一人睡床上,一人睡地上的克難生活。
現在想想,當初還真有鳩佔鵲巢之嫌,我真搞不懂那位大學同學為何要對我那麼好,在極寒冷且潮濕的一月天讓位給我,自己願意睡在僅鋪薄被單於上的竹席椰子床墊。

很早便知台北租屋絕不會有南部〝俗夠大碗〞的價位,但房東搶錢般的開價(抑或是內湖可以獨有的行情?),仍究讓自己捨不得掏出十多張小朋友,就單純只為五坪不到,包水包第四台包網路,但不包一度4元電費的狹小房間。
在找尋租屋資訊的12天內,我共拜訪了27位房東,探查了30多間套房。
老媽一直反對朝西的房間會太炎熱,但對於我這視覺動物來說,第一眼喜歡或許才是最重要的;而朋友們多提醒我,租屋地點最好選擇在夜生活機能好的地方(下班後才不會生活太過無聊),恐嚇說內湖到了夜晚就會是一座空城,好不可怕。
然我獨貪戀只要4分鐘的機車車程,或走路17分鐘左右,便可總在最後一分鐘滑壘刷卡成功抵達公司的便利,是免除了上班下班時間和公車卡位的競速快感。
這格局幾近方形的雙人床套房,成了我四年國防役期的第一個落腳之地。
終於還是敲定,住的地方,與一個人的新生活。

是誰說內湖到了夜晚便是空城。
我在把自己打點好後,接連一兩星期於白天與夜間瞎晃(我是不用上班乎?),發覺其實內湖還是有著科技與傳統矛盾並存的趣味性。

內湖路一段,劃開了日夜間不同形式的繁華:南方科技辦公大樓,在白天上班與下班時間被車陣團團圍住動彈不得,只能兀立爭相向上發展喘息著;北方巷道傳統市場、生鮮蔬果,一到夜晚搖身一變,換成夜市小吃攤販的叫囂,其實也不比市區的人潮來得不熱鬧。
舊宗路眾多耳熟能詳的大賣場,舉凡COSTCO、家樂福、大潤發、燦昆、B&Q、HOLA,與才在公館又創分店的LEECO outlet,夜夜笙歌地開到23點,互相比誰撐得較晚亦是一項特色,讓我這朝九晚九的上班族,下了班還來得及購足家用品、乳酪、鮮奶、與歐風全麥麵包。大大滿足了我的購買慾。

睡不著的夜晚,可以到基隆河畔公園休憩散步,眺望美麗華17分鐘一循的夜光摩天輪,不啻是在內湖生活的一大享受。
享受一個人的生活,享受未來或許可以,一隻我一隻你成雙後的生活靜謐


自己一間套房肯定是比較自在:可以約會晚歸,可以恣意佈置環境,在牆上大膽放著猛男圖片或掛曆,書架上散落一本又一本自家文學書籍;可以什麼都不穿,光溜溜地在五坪空間來回穿梭,和著微弱IKEA可坐式地燈的23W燈光,任12才的鏡中人映照出自己習慣一個人生活習性。
只是以目前沒辦法開源,就得想辦法節流的薪水帳目來看,去掉快四分之一的收入來繳房租,真的負擔比較大些。

「是該找間比較便宜點的,可以在扣除給家裡生活費,與定期定額的保險投資後,生活的開銷才比較不會那麼吃緊到失了品質。」
「是喔,聽你這樣說,我倒有點開始難過耶。你看我們現在住得這麼近,可以彼此互相照顧,不是挺好的嗎?你搬走了以後,我怎麼辦?」
我們才剛開始在一起,就要談到別離,這怎麼行!小T想要表達的,應該是這個吧。
小傻瓜,我還是在內科上班哇!放心啦,我還是會盡量找內湖這邊的房子啦。若不是,至少我們還是有著每個星期三的午餐約定,不是?」
小T偷偷移走我的杯子,喝了一口我點的熱水果茶,想了一下,「嗯」地一聲,放心地輕放下映著金黃色水果茶的透明玻璃杯。

「所以現在打算怎麼辦?老爸老媽不會希望你快快結婚嗎?」
我還是很願意回到現實層面,提醒著自己,對方是個將會組織家庭的卅歲異男,是家中唯一,有著義務傳宗接代的獨子。
就如同我交往了六年的初戀男友一般,最終還是走回到和女人戀愛結婚生子的所謂正規路。
「會哇,我老媽已經向我表明過很多次,想要抱孫子咧。本來也打算向她提親的,只是沒想到還是分了。」
小T竟用”提親”這麼古老的字詞,彷彿再次強調了他的單純。
其實小T和我一樣,都是在朝著想要安定下來的感情生活努力著。

小T想要和前女友求婚,而我,不也是在幾小時前跨越新的一年那刻,向你提出了是否願意在一起的請求。
我是那樣天真地希冀,在煙火齊放的當下,能多帶一點魔法,讓願望可以更接近實現的那一天!

球,已發了出去。
隨著發球權的轉移,剩下的,便是等待著處於南國的,願意,或不願意,你的回應。


「和她認識多久才交往的?」
「我是在24歲透過朋友介紹認識她的。朋友看我都快到1/4世紀這把年歲還沒女朋友,就很熱心地介紹了當時才19歲的她給我認識。我算是個有點遲頓,後知後覺的傻蛋,從她暗示我到明確表示,經過了七、八個月我才終於弄懂,開始手牽手交往的。沒辦法哇,第一次談戀愛,比較沒經驗咩!」
「其實如果她願意和我結婚,生個小寶寶讓我爸媽開心,我還是會挺想將這段關係挽回的,畢竟也五年了耶。你咧你咧,說說你和你女朋友的事吧!怎麼會到現在還單身呢?」
呵,女友喔,這樣就沒有故事咧,總不會叫一個從國小起就明確知道自己比較喜歡男人的男人,說著僅幼稚園時期那和附近鋼琴老師的小女兒,玩著拌家家酒,妳是我老婆我是妳老公,的兒戲劇情吧。

但老是只聽著別人的感情事,自己卻不去分享未免有失厚道。
我把和六年男友「先分手再交往」的感情事大略簡單地說了一遍,只是很自動地把男朋友用”小朋友”來代稱。小T也相當懂事地把小朋友轉譯為女朋友的角色,安靜地聽著我說著這段,我一直很開心擁有過並且珍惜的感情。
會願意用感情來稱呼,是因為彼此真的努力溝通與用心經營,不是只有戀愛般地讓對方開心便好,或單方面的自以為對方是喜歡/愛著自己。
過程是彼此都願意去面對那必然存在的衝突點,願意朝著共同的目標前進,認知到天長地久的不可能性,僅存著把握還可以相處的日子,不愧對對方,也不欺騙自己。

至少,我是以那樣的態度,在面對著我與他倆人間的感情。

小T拍了我一下肩膀,「哇,你真的還分得清楚談戀愛和談感情喔。」
「我一直覺得是我寵壞了她,對她總是百依百順,處處讓著她,不會去糾正她的錯誤。即使她做事不合理,我也總是會替她圓場面。」
「這次分手的衝突點,就是我第一次對她說實話──誠實地說她替我做的生日蛋糕,真的很不好吃──她便生了很大的脾氣,再把過去累積的宿怨一並拿出來歇斯底里。」
「對我過去的種種不信任,成了她對於我們這五年互動的最後註腳。」
「這些年來的互動,我們其實都不太溝通,像透了只是兩個小孩子在一起生活罷了。啊,會不會那根本就沒有達到所謂的〝談感情〞哇…」小T自問自答地說著。
對於我這位還在臆測小T到底是不是GAY的GAY,去評論他和女友的感情程度,是容易會不夠客觀;特別是從我還挺欣賞小T的體貼那出發點去定義,早已失去了該有的公平性。

其實我並不會怕小T知道我是GAY,也不是不願意告訴他我和男人間的邂逅情愫;而且縱使他再怎麼遲鈍,從健身房內我的穿著,以及我不避諱和他不時交換著言語上的曖昧,我想小T對我究竟是不是GAY,其實早已心知肚明。
只是我們都不願意去講開,就怕壞了這兩個都是單身男人,可以一起運動,一起聚餐,一起聊生活的平衡。
況且小T的大姐就是一位T,同志這個名詞,相信在小T家中並不陌生,也並不會再引起太大的驚喜。
只是小T是家中唯一的男孩,選擇做個直男,或者假異男,永遠會有一份負擔存在於生活之中,在小T的心裡。


咖啡館內大聲放著想讓半夜來這兒休息的人,帶有更多一點活力好繼續上路的半電子搖滾音樂。
然任音樂怎樣喧擾,我和小T心中,還是聽得到海浪拍打沙岸上消波塊的夜潮聲。
倚著商家刻意彷古的木圍籬,小T抽著最後一包,下定決心新的一年一定要戒菸成功的MILD SEVEN七星淡菸。
倆人望著遠處雲層後方微微發光,不確定是否就是北極星的亮點。就如同我們不確定海面上潮來潮往的碎浪,是趨向落幕平靜的終程,抑或是在另一段情感路上,即將生起的波淘大浪。

又或者,我們是處在高潮線與低潮線之間,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那潮間帶的安全期
你和我,我和小T,皆是如此。
唯,多想,無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