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異男‧妄】 第一章 讓我們在一起,好嗎?

◎第一章◎  
讓我們在一起,好嗎?



「跨年活動有何安排?」
我吸嚼著小T他爸主廚的山西刀削麵,嘴外還露出三分之一麵條,湯麵蒸氣使眼鏡起霧看得前方盡是一片矇矓時,坐在對面的小T這樣問我。搶先比朋友們問我跨年的計劃,快了一個午餐時間。
「每年台北101的跨年煙火秀,因為大量施放煙火搖晃過大會影響建築結構,而且容易被煙火所產生的化學物質傷害建築表面,聽說將會是最後一年舉辦煙火秀,應該會比往常還要更大規模咧。今年的廣告訴求還喊出三最:『最多發、最多色與角度最廣』。」
「這次剛好有機會跨年是在台北,我還挺想看看到底會是怎麼一回事的。」
我就像是個鄉下來的土包子,雖然知道其實乖乖待在家,盯著電視轉播所截取到的”多角度”鏡頭畫面,必會比在現場卡位所擠到的視野來得絢爛與輕鬆,但就是想要有個眼見為憑,親眼看到才算數的那鼓衝動呗。

彷彿只要能跟著上萬人聚集在廣場周圍,等待那倒數煙火釋放迎接新年的那一刻,縱使面對五小時前便開始引人焦躁的交通管制,一切都是值得的。

有的時候,人就是這般地不甘寂寞。

「哇,那天晚上人會很多耶,一定會擠到爆!相信我,我去年就是和我女友一齊在人群中努力掙扎著…。」
「嗯,不然這樣吧,我們可以到信義區外圍的象山,報紙上說那是看101煙火的”鑽石級”地點喔。因為怕開車回程時會比較擠了些,我可以就騎機車早點載你過去,挑個好位置好視野讓你可以看一看,滿足一下。」
小T想要討好(或說服)我地繼續分析經由東風吹拂,101施放煙火所造成的煙幕會向西邊飄散,所以為了避免被煙霧遮住燦爛的煙火,站在背風面的象山,將是理想的觀賞位置。

小T其實是必須靠GPS幫忙的路癡,且是挺少見”沒有方向感”的男人。想必這些都是他熟讀報章上的注意事項,然後再充滿信心地告訴我的。

「看完煙火之後,我們可以再去泡溫泉。距上次泡溫泉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和女友分手以後一個人去泡兩人湯屋怪怪的,所以想說找你一起去應該就…」
「沿路看是要到你沒去過的漁人碼頭逛逛,或淡水線延岸、東北角沿岸,坐在岸邊的咖啡屋飲料店看海都OK;或者回程可以順到九份老街走走,如果彼此都還有體力…」
小T很快地把行程大綱都擬了出來。

明明僅是一個短短的夜晚,他卻那樣極力想要在每一個時間的空白格,填入他所能給予的溫度。

「當然,若你和你朋友們另有計劃的話就不…」
小T話尚未說完,我搶了他接下來可能落沒的情緒台詞,帶點撒嬌地回應。
「對我這麼好?這樣你會寵壞我咧!」
小T眼中再度點起亮光。那種小孩在陌路上發現同黨才有的亮光。
「你一個人隻身到台北來,總是需要多個朋友好照應啊!反正我們住這麼近,想去哪兒,你一通電話來,我都可以當司機載你去。」
「如果有機會,我希望每年的跨年,都可以給你有不一樣的感覺與回憶。」
小T像個小男孩般嘟著嘴,雖然是小小聲,但確是很認真地在說著。
這是我們午餐結束時我打包帶走,最甜的點心。



我和小T是在AC休閒俱樂部彼此「見過面」的。

所謂見過面,就是只在健身房內知道彼此的存在,並沒有過多的言語交談;僅有相當社會化的點頭打招呼,爾後便是各自的運動行程進行。
我去健身房時總是掛帶2GB環狀圓柱造型,鋁合金時尚完美機身的SONY NW-S205F,戴上鐵三角抗噪音耳機運動,擺明了是只想自己一人和槓鈴對話,沒有在健身房內認識太多人的欲望,不希望運動成了彼此閒聊或八卦的聚會。
特別是對於我這麼個剛入AC的GAY來說,或許努力健身,目前是比看男人(認識男人)來得讓我有興趣。

我總是提醒自己,要走型男這條路是艱辛的,除了要有引人衝動的外表,更要有發人心動的內涵
在健身房練身體畢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花費的心力與時間,絕不是與生俱來就有好體態般地容易。既然準備挪出原本該是從書中尋找黃金屋(我並不想找到顏如玉)的時間,投入較多精力在有氧與重訓可有的強身方面,因此是不該再花費太多時間在健身房內閒聊、打嘴砲上。
站在經濟學的角度來看生活的C/P值,有時也是必須無奈地去面對”時間有限”那現實面的。

不過,小T真是有著引人〝眼睛〞忍不住一起做運動的本錢。

181CM的身長帶著密度挺高的結實肌肉所有著85Kg的體重,卻不因體脂太低兒而過份冒著青筋;小T那尖銳剛硬的稜線,恰巧便是我愛的Aussiebum海灘男孩才有的身形。
小T背後頸錐下端部份,有著給自己30歲時的特別紀念,希望能更勇敢表達自己想法的獅頭刺青。他低調地穿著白色Levi’s薄T運動,沒有特想外露地,僅讓我從衣領上方看到因運動肌肉擺動時,些微竄出的上端獅毛。

AC倒了,反倒讓我和小T有了理由,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
這突如其來的鳥獸散,我有了藉口可以正大光明,向假日會找我一起去運動穿著色彩鮮豔緊身衣的異男(異性戀男人)小胖,要了小T的電話。
雖然小胖有小T的電話,卻不會找他一起假日運動。
小T給了小胖電話,也不會想要知道小胖的電話是幾號;而後來即使知道我是透過小胖找到了他,小T卻也還是沒想要向我抄下小胖的聯絡方式。

我怎有種〝小胖原來是皮條客〞的感覺。我必須說是他,促成了我和小T會彼此認識的緣份。

更絕的是,小T還在MSN上對我寫道:「還好小胖有我的電話。不然真的會很難找到你!(難不成要我穿制服殺去你公司樓下找你嗎?會被打吧…) ㄟ~我還真的有擔心以後會見不到大家!!那比AC倒了不能去運動還嚴重!^ ________^ 很高興看到你!!」
看到小T一連用了那麼多驚嘆號的留言,和著大大的笑臉,雖然我可能只是小T所述「大家」的其中一員,但不免還是會一整個臉紅地感覺心都融化了…

現在的異男都像小T一樣,進化成這般甜言蜜語,不分對象的性別嗎?


那時我和小T就像兩隻無家可回的流浪貓,除了MSN上每天比”誰比較快於上線時和對方打招呼”(如果晚了,小T便會傳來『怎麼啦!你今天這樣晚上線,害人家還擔心一下!』的訊息),和每星期三會一起午餐約會的約定外,AC復業(或有其他集團願意承接)前到別間運動中心一起運動,成了我倆假日的共同默契。
雖然我們倆是處於才剛開始認識對方的〝熱戀期〞,不過仔細分析起來,我們倆人還是不太黏對方的。

我們只有在每週六假期的早上,一起早餐補充能量。爾後小T會再載我到附近的運動中心或坊間的健身院,兩人練著「陰陽神功」般,一用力一補力,輪流在每一組運動中使對方耗盡力氣,拉扯著肌肉群,為的就是在彼此下腰時看到更明顯的波峰與波谷(乳溝)的距離,以及運動完隔天得以產生全身肌肉酸痛的”興奮感”。
小T會盡量找那巷道內,他覺得可以推薦品嚐的小館或路邊攤,為簡單午餐的時光;之後各自回各自的居所午憩,再一起到河濱公園看著草地上被短暫放養的狗群,蹲下摸著小T特想養的中型柴犬,和我愛的大型黃金獵犬。

我拿起相機取景拍照,在微暗的天色下,不愛拍照的小T卻任我在像機內,留下了一打又一打他的平面身軀,以及我們想辦法用錢包手機疊高定位,才得已自拍留下兩人合照的親蜜。

看著基隆河對岸內湖方向,只有M型社會另一頂端,俱高消費能力的族群才能買得起的高樓(可以在家開HOME-PARTY,直接往大片的玻璃窗外看到101煙火),說著自己對”家”的夢想,以及工作上的期許。

晚餐時間再殺去吃我想都沒想會去的旋轉壽司,一碟一式兩小份,兩人吃剛好地拿了二十碟,花了比吃定食還划不來的價位,仍還是開心地請服務生幫我們拍下堆盤疊高後的戰績;再到美麗華誠品耍耍氣質地晃了一下,逛逛百貨散散步,取景拍照留念成了我飯後的積極。

夜晚到出租店租了我們倆都一致認為夠帥的《斷背山》Jake Gyllenhaal所演,以為夠充滿玄機與危險劇情的《索命黃道帶》,打著可以順應相擁的歪腦筋;劇情內容卻讓彼此很安份地,只想快快看到結局是有何驚爆之處。
倆人庸懶坐躺在我房間內佔著偌大面積的鵝黃色手工地毯上,望著14吋小T的IBM黑色筆電螢幕,撥送著156分鐘的畫面。
整晚我們都很乖。僅有小T脫掉外衣著無袖背心,我保守地穿短袖T,任那手臂汗毛相碰傳著體溫,以及手掌於伸展後錯擺,手指壓著手指,倆人都沒有想要移開的那短暫試探。

或許我們都彼此知道,我只是小T在和女友分手,健身房又倒,無處可去的中途交際;小T只是我身邊又一個,對男人間彼此曖昧感到新鮮的異男/直男(Straight)而已。

也許彼此的出現與存在,只是在一段又另一段感情之中,因為本身寂寞太過沉重所和著那一時的脆弱,讓人害怕孤單而拼命補充才有的放縱。



夾在昨天星期日,明天元旦卻不放假的鳥不生蛋上班天,心從一開始就沒在公司停留過(配合廣告台詞:人都不知飛到哪兒去啦)。
小T請了今年度最後一天可用的特休,先在家中休息,儲備體力以準備一整晚開車載著我跨年到處趴趴走。
下班一起吃韓式豆腐泡菜鍋等晚餐完後,離跨年的倒數還是有一大段時間。
我們先到附近的Ikari咖啡館,挑了沙發座位坐下來休息,順便再把夜晚的行程check一遍。
我拿著SONY T11小白相機在那選角度亂拍著小T(這已經演變成我和男人約會最愛做的戲碼),他則調整著他SONY V3相機的拍照功能,順便就著相機內還存留著他和前女友去年到海邊一起玩的照片,首次和我談起了他和女友不久前分手的始末。

我藉故離開走到洗手間洗手,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

畢竟照片中的女孩子,是貨真價實地破除了多位朋友,聽著我說著和小T的互動情形,認為他是GAY或裝直男的迷思。

在相約泡湯的爾後,小T就曾特別在MSN上向我澄清:
『ㄟ~~突然想到一件很很很重要的事!! 找你去泡湯,我是正常的男生,你別誤會啊!我是正常的,只是今年沒去,自己去好像怪怪的,所以才問你,我不是你想的…。你別誤會,如果有造成你的誤解,我跟你說對不起!』

有這麼位相處了五年多的前女友存在,其實,本來就不該有質疑的,不是?


為了避免到信義區看煙火,回程時大塞車會讓小T發起脾氣(我對男人發脾氣最沒輒了),我是打退堂鼓強烈建議就近到內湖或大直附近的河濱公園遠望煙火便可。
大佳河濱公園是在官方公佈欣賞煙火的好地點之一,相信今晚亦將是人滿為患,於是我們選擇了更近,僅在我倆公司後面的內湖運動公園。
「所以,我們應該選在哪兒看101會比較好咧?」
看著人潮已經愈來愈多的情況,我不知該是照原本期望擠在人群中感受跨年氣氛,或是順著內心奢望挑個較安靜的地方,獨自享有著小T。
「當然選在陰暗的角落,這樣我們才可以七手八腳、偷偷摸摸…」
小T彷彿早已窺探出我內心所想(難道是我不小心流口水,露出馬腳?),相當不異男地挑逗說著。

打情罵俏歸打情罵俏,我們仍是選擇處在整片大草地的中間,相當務實地以看到整座101大樓的視野為定點,不用人擠人,或被前方興奮的人群擋到,就能欣賞夜景與花火搭配得以最美的畫面。

不過不會聽到周遭男女卿卿我我、你儂我儂(其實我和小T也不亞於他們?),影響我們倆恰巧都是孤單寡人,湊和在一起欣賞煙火興致的代價,就是必須承受冷風從東北方毫不留情地直撲後腦勺而來。
真要命,早知道就別把羽絨外套的帽子給拆了。真是愛美就真得不要怕流鼻水啊。
小T察覺了我雙手交叉緊貼胸口,脖子短縮肩膀上聳瑟縮模樣,自動從我的右邊繞到了我的左後方,以他六呎高壯闊身型擋住了寒風對於我那猶如小草般嬌小身軀的侵襲。
我向後抬頭望了望小T。
「沒關係,我不怕冷!」
小T成了我整晚待站在這空曠草地上,唯一的遮蔽物。


「待會兒倒數到最後一秒鐘,要記得跳起來,這樣我們就可以把時間還是繼續停留在前一年那一刻,不會變老喔!」
小T很想耍浪漫地像是在哄小女生一樣。
只是,我就像是個想要更成熟的男孩,很紳士地不翻白眼,僅對小T淺淺微笑回應了一下。
小T的心意,我是收到了,也很配合地在最後一秒鐘,像帶狀節目錄影NG一般跳了一下,由不得自己地,最終還是得回到如同過去一樣,必須繼續前進的現實世界。

我們沒有跨年大夥鼓吹該有的相擁或者親吻,只有因天冷倆人微微相依偎著。
小T是還想著二十天前剛分手的女友吧?
而我的心裡呢?
最想要的是和誰一起相擁跨年呢?


大夥兒倒數著「五、四、三、二、一!」
我從口袋中輕輕按下傳送鍵,發送半個小時前便打好的新年訊息:
『我在心中許下了我今年的第一個願望:讓我們在一起,好嗎?

你,會收得到嗎?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