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79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起飛‧降落】星座預言

                                     本故事內容純屬虛構,除了那些曾經的存在。

【第八話】星座預言

天空終於肯再放晴。
雖然有著陽光普照大地,但在季春尚未入夏的運動場上,溫度還是有些微涼的。
你瑟縮地走在往操場的綠蔭路上,知道他不會出現在這天的跑道上,更為接下來的運動多添了一股寒意。
你是誇張地說,自己彷彿不能克制地對他產生了一點依賴之情。
竟忘了運動,原本是應為自己而行的啊。
 
你試著告訴自己運動可不只為了見他,是有點口是心非地說服著;勉強暖暖身子動動筋骨,卻又發現MP3竟也在此刻乘著他的暫別,自動罷工放假去。
如斯雪上加霜,著實讓你的心情跌到谷底。
你決定找回活力讓自己在操場上堅持下去,首次從電話簿內翻找撥打了188的電話。
 
我說:「要命,這是哪門子的打起精神方式啊!竟然打電話藉機聽他的聲音!」
 
 
哈嘍!」
電話中傳來188的聲音。
你雙頰發紅地說,那時一聽到他接起電話的聲音,竟是讓你如此動心;整顆心都被他的聲音瞬間融化,彷彿洋溢著暖暖的愛情。
「嗨,囍宴已經開始了嗎?怎麼那麼熱鬧?」
「還沒咧,我還在家裡啊,等一下才要出發,現在邊看電視邊準備。對不起電視聲音太大聲了。」
「喔,還以為你會從台中直接趕到囍宴會場去。」
「沒,我下午就先回家休息了。」
「帶家人一起去?」
「不會,只是專科同學結婚,所以沒有必要帶家人一起去啊。」
「哈,我又自以為是親戚的囍事咧!原來是被同學朋友炸了。」
「對啊,都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收。」
他感慨地回應著。
 
我無奈地說,關於收到紅色炸彈這回事總是讓我們為難,明明知道自己是回收不成了,但還是得掏紅包出去。特別是我這過了三十又半的年紀來看,周遭陸續的親友或同事,學弟妹結婚,都不知道已經包多少小朋友出去了。
你則告訴我,喜宴這事對你來說雖不是新鮮事,沾沾新人們的喜氣也不是壞事,但同學朋友們大多知道你因同志身份與婚姻無緣,所以頂多是簡單地讓你知道他們要結婚了,分享喜訊,沒特別想要炸你讓你破費。
除非你們是同學們相邀一齊前往,共同紅包,表達一些同窗的祝福之情,否則你鮮少在婚宴場上出現。
我想,你這樣太顯眼易勾引別人目光的特性,還是不要到結婚會場上亂了焦點,模糊了眾人對新娘新郎的焦距也好。

「那有,我只不過在同學上午結婚於教堂,晚上宴客於飯店時,各換穿了一套衣服罷了!人家新娘可是換了三套咧!」你反駁地說。
明明你只是親友團的一員,學新人在那搞換裝個什麼勁兒!
 
 
「今天還有去跑步?」
188竟也關心起你的行程,是否如和他在你身旁一般。
「嗯,現在正在暖身中。不過你不在,我真的沒有什麼動力跑步耶。再加上忘了將MP3隨身聽充電充飽,突然不知待會兒該怎麼跑了。也許會簡單跑個幾圈就草草結束吧。到健身室稍玩一會兒便離開。」
有著這樣好的天氣,好的時機,卻少了好的運動心情。
「是喔,U和小P有去嗎?」
「沒,都沒有到。週末的運動場上我們(認識)的人很少。」
你說那天運動場上的世界,彷彿都在哀傷他的缺席,每一個角落都缺少了生機。連那天健身室也開啟得特晚。
 
「待會兒的晚餐呢?」
他接續問著你的晚餐計劃。
這是自從你們一連五個晚上一同吃晚餐之後,彼此第一次的各自覓食。
「運動完後要和室友去買些吃的東西回家。我想應該會是一些滷味,炸物等小吃吧。我們家那邊的丐幫滷味還挺受室友們的親睞的。」
「晚上我們要在家一起看大螢幕,室友會用向系上借的單槍(投影機),投影在客廳的白牆上辦個家庭電影。這週的影片是《吉屋出租(Rent)》,是一部由舞台劇改編的音樂電影噢。它那大合唱式的電影主題曲”Season of Love”可是超好聽的呢。」
像這一類以歌舞為電影主軸的影片特深得你心,光《紅磨坊(Moulin Rouge)》這部電影,你連看了九次也不厭倦。重點是,每次到片尾Nicole Kidman與Ewan McGregor深情對唱“Come What May”,在那兒哭得死去活來時,你竟然屢試不爽地被該極煽情的劇情,惹得眼框泛紅略嵌淚滴。
你又說音樂若在一部電影中特別搶眼(搶耳)時,特別容易使你透過聆聽該原聲帶的音樂播放,讓影像與劇情再一次快速重回腦海中以茲回味。
 
這晚,你是預備以吃吃喝喝的方式,好消譴沒有他在一旁的光陰。
「說不定我們可以把霹靂布袋戲投影,弄成大螢幕的方式來看噢。有機會的話,再找你一起來看。」
你竟突如其來地想到,你們除了一起餐聚,是否還會有其他種類的活動可以一起進行。
「哈,聽起來挺享受的。你們好好玩吧。」
188並沒有正面回應你,你心想與期待的問題。
對於未來不可斷定的事,你是也沒有特別想去追問其可行性。
太早就去戳破一個美夢,你總是不樂見的。

「嗯,待會兒也請開車小心。星期一再約(碰面)嘍。」
你小心輕輕地掛斷電話,就怕那還留在你腦海中的聲音,被翻蓋手機超過25分貝的掀閤聲,斷了延續。
 
 

 
室友偶然和你提到,她從網路上看到薇薇安分析那年桃花最旺的前三名星座,第三是雙子,第二是天秤,第一名則是屬於你們”三人”的射手星座。
原來你室友和188剛好是同一天生日,所以才說你們三人都是射手座。
她後來老是感慨地說,你會開始記得住她的生日是哪一天,完全是拜188所賜。
 
但射手座的桃花是第一名也不是好事,就薇薇安的分析是,當年的射手桃花,有可能是屬於「奪人所愛型」。
你嚇了一跳,馬上回想到不久前新年第一天所擁有的,與@e的愛情,看似是開啟了你當第三者,奪人所愛的桃花運。
「188曾經表明過他還是單身,我應該不會再和@e交往時一樣,再一次走向奪人所愛的結局,吧。」
你知道自己所說的,並不是一句肯定句。
從不相信的星座預測的你,竟也起了一點冷顫,有著不確定的憂慮。
 

你們才剛開始認識,就幸運地有機會單獨和他享有晚餐約會,但究竟瞭解了他多少,你可是一點也不確定;只知如斯的進展速度,讓新一階段”山堯的感情”八點檔故事,再一次有著高潮迭起的劇情。
你說,在學校同學、公司同事等等不同的生活圈裡,大家似乎都挺有興趣地圍繞著你的感情話題。
是因為你老是油嘴滑舌,擅長說著生動故事劇情;還是他真的帶給了你揮之不去的美麗,讓你藏不住地和大夥分享你的愉悅心情。
 
以往你總是喜歡獨處地鮮少和朋友/同學一同於夜間聚餐,唯那些日子你卻在和他共度夜晚後,老是有著令人訝異的發展可以驚爆;在一開始你和他四眼相覷到每晚一起呼吸,學妹是那樣逗趣地要你傳遞勾引男人的秘笈。
 
雖然你過去是樂於和同學分享兩人在一起的情趣,但你不免還是小心翼翼地請大夥幫忙判定他和你的關係。
「在你們聽完188和我的互動,會覺得他是我們家的人嗎?」
你喜歡用"我們家的人"這辭兒來代稱"同志族群"。
「難道你自己看不出來,感覺不出來?」
你學姐以為同志都很有天份地,可以辨識對方”也是”,或者”不是”的能力。
你搖搖頭。
「嗯,我當然希望他是,但就因為我”希望”,我更不該隨便啟用自己的雷達去妄斷定義。」
你繼續接著說。
「雖然可以從他的口頭中確定他現在沒有另一半,但從和他的談話裡分析,其實188是明白地表示過目前沒有”想要定下感情”的決定。再加上他習慣將私生活與學校生活分離,我想,以我們目前的交情,還不是時候去聽取他內心的感情聲音。」
「你指的是他的愛情觀?」
「是啊。若真要問他這方面的問題,我也還真不知該如何開口咧。更何況我連他是不是自家人都還沒摸清。也許猜想那麼多,其實都只是自己的自作多情。」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經過這些日子相處之下188給我的心動感覺,即使他不是自家人,是位異男,我想這份喜歡他的心情還是會存在我心底的。」
 
就是因為這樣的傻氣,才讓你對他的感情一直延續到現在還是始終如一,是吧。
否則你也不會像現在,在這邊向我講述著你和188曾經的互動記憶。
 
雖然在你實驗室的那晚,188曾有可以讓你進一步詢問的契機,不過你是選擇了緩緩探究的決定。
你是提不起勇氣,這麼快就戳破你們倆本來就只能擁有的朋友關係;你是還希冀能遊移在愛昧的空間中旅行。
對你來說,在誰都沒有主動先提起的真空時期,你就這樣放縱自己去維持每晚相聚用餐,聊過去,聊未來的默契,繼續在這尚且平穩的平衡點上,任精神交纏著彼此的體熱,彼此的氣息。
 
 
「呼,今天還是不能和他見面。好想聽聽他的聲音…。」
「不可以!你今天絕對不能主動打電話給他,或MSN給他。你要保有你的矜持啊,更不要給他每天都要接你電話的壓力。」
下部隊後到高雄駐紮,兵種為海軍陸戰隊兩棲偵搜大隊,放假時向你借住一夜的男同學R,在收隊回營之前,特別再一次的嘮叨叮嚀,教你不要採取想要讓他每天習慣有和你交談的企圖心。
 
我笑了一下。
我記得你說過男同學R,在過去二十六年來都還沒有和其他人談過戀愛,怎麼,這回反倒成為你的感情軍師了。
你說你才不管R是不是真有戀愛經驗,是不是愛情的箇中翹首,在你抓不定兩人間的關係時,多聽聽旁人的意見,對自己總是有幫助的啊。
有種死馬當活馬醫的感覺。
 
你謹記教訓地即使看他以“忙錄”的狀態掛在星期天的MSN線上,你也不敢輕易點選,將和他交談的視窗敲起,為的是不要讓他以為你逼他太緊。
只是沒想到你對他的思念,竟共振了空氣分子飄盪到他的周圍去,讓他主動在先在MSN上對你丟下訊息。
『剛剛在做實驗』
你嚇了一跳。假日幹麻不回家,還待在學校幹麻。你納悶想著。
『你回到學校了?我以為今天是你的Home day,所以即使超想你,都不敢打電話給你或msn丟你咧,想說你可能在陪家人。』
『(疑惑)……想什麼想咧』
『哈。怎沒乖乖待在家,還跑到學校實驗室鬼混?』
『就來學校弄些東西處理一些事   差不多要走了   要回去睡覺了』
『是喔,沒有要一起喝杯咖啡再走?我也跑去「品皇」買了一包純咖啡,現在在挑選適合的咖啡杯中,昨天到生活工場找不到喜歡的款式…』
品皇是你到處去打聽後所知道的,台南光明街上賣咖啡粉的專賣店。
『(挑眉疑惑)…愛學鬼』
『哇,被抓包了。人家是想學習你,看可不可以和你一樣頭好壯壯。不過好像太慢了,都已經定型了。XD』
『還人家勒…哈哈  下次再喝好了  下午不用工作  不想喝咖啡  我要盡量減少額外的咖啡因攝取』
『是喔,@___@,我才剛要開始,就讓我一起和你上癮吧。』
『(挑眉疑惑)…不用這樣吧 所以  你別喝太多ㄚ』
『所以等我喝過頭了,請你再把我帶進入你小布袋戲的世界吧。』
你自以為喝多咖啡了,等同於喝多酒了般地會醉,硬是藉酒(咖啡)裝瘋地撒嬌要他帶你一起看布袋戲。
『ㄜ  好……的  那你加油嘿』
你又再一次地讓188無言了。
 
你轉過頭去對R說。
「這可不是我主動Call他的哦,是他自己先用MSN敲我的。」
所以,這不算是壞了R一再地叮嚀嘍。
你相當沾沾自喜地竊笑著。
 
 
 
 
插圖來源:
網路截圖 
http://www.josephinewall.co.uk/zodiac/sagittarius.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