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79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起飛‧降落】類似愛情


                       本故事內容純屬虛構,除了那些曾經的存在。


【第七話】類似愛情


§ 之一 §

近幾天天空老是不作美地持續下雨,對於從事慢跑這種室外運動的你,注定是受到影響將在操場外跑道上缺席。還好你已經索取到他的MSN和手機號碼,讓你們縱使不能在運動場碰面,只要點一點滑鼠右鍵,叫出名為”188”的視窗,轉到虛擬空間的另一端,一樣是可以滿足你想他的心情。

也許是還不習慣裝矜持地和他保持距離,抑或因為不是面對面的彼此相見,在MSN文字的闡述上,你是多了一點恣意不羈。在與他的MSN論及對話中,總是大膽透露著你喜歡他的濃濃情意,乃至生活小事亦是關心。

『吃過了嗎?』
你在雨天不方便外出包便當的近午餐時間,敲問他。
『學弟幫我包便當了 你勒?』
『我是託學姐他們欲到研究室時,順道幫我外帶一份,現在還在實驗室為論文寫點東西。』
『我也是(待在實驗室)  不過  我只是在等便當  ㄏㄏ』
『那麼悠閒啊。我學姊剛已將便當拿給我了。』
『哈  那快去吃ㄅ』
『等你的也送到了再一起吃吧。我也好先把該弄的文字整理一下。乖,我在這裡陪你等喔。』
你以為”等他開動你才開動”,便是以後你們若真的相處在一起的共同模式。
『哈  好』
『偷問一下,你MSN匿稱〝三尺秋水塵不染〞是指?〝天下無雙〞??』
『ㄟ  你怎麼知道?  好妙喔』
呃,還不是你方才趕緊上網”Google一下”查的。

再追問之下,他會寫道這般文謅謅的語氣,原來是因為他有著對「霹靂布袋戲」的著迷。這是你第一個遇到,喜歡極俱傳統意味的布袋戲,的男人。看來,想要進入他的生活,這場仗將會打得有點吃硬。
回想距離上一次你與布袋戲的接觸,已經是國小只會上半天課的時期。

那時在中午回家吃飯的時間,你偶爾會看到老掛著「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啦!」口頭禪,幽靈馬車之主”黑白郎君”在道喝「黑金社會揚武宗,白色恐怖剎英雄;郎本無情無義理,君臨天下見真龍」後,於白霧中出現。
還有出場老是燈光閃轉得刺眼的,造型和”夜重生”相似,「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藏鏡人”,總以「藏龍臥虎今懦夫,鏡裡罪容化成無;人情冷暖難回首,嘆留都多少傷心事」之詩號現身,「順我者生,逆我者王」道盡了所有反派角色一味的噱詞狂語。
印象中布袋戲每位要角出場時都會有這類屬於自己”四念白”,透過這般以閩南語拉長語音、注重語調旋律的出場詩,不但讓角色自報身分使觀眾容易了解外,其文言式的用字遣詞更常常代表了戲偶之角色、身份與性格。
「或許他就是被這些古文詞句和俠義的劇中情節所吸引著吧。」看著他常會變化的匿稱擺弄著古詩文句,透過以往對布袋戲的生疏經驗,你兀自猜想著。

爾後雖曾聽聞《聖石傳說》是將霹靂布袋戲搬上大螢幕,運用三D動畫的特效,展現與新科技結合後的爆破效果,一度揚名國際,卻仍無法使你想要在這塊本土意味濃厚的戲偶上多留一點心。
不過在遇到他之後,你起了動念,開始想要探究這五光十色的霹靂傳奇。


『(外面)還在下雨耶』
188聽著窗外的雨不斷滴打著,問問了你晚餐的想法。
『厄,所以?下雨天你就不會出來(吃晚餐)?』
你加上了一個” 失望表情”的符號。
『應該還是會啦  晚上有要一起吃ㄇ』
『可以啊。小P沒有要一起吃?』
『學弟他應該沒有要吃』
『哈,是喔,給我製造機會?』
『ㄜ……  我的意思是  如果要你要陪我吃的話  那可以跑完步後先回去等我』
『但現在外面在下雨呦,我應該不會去跑步了。』
『哈  也是  反正你也不做重訓  那我回實驗室再MSN敲你好了』
『遵命!看你怎樣安排都OK,小弟聽從學長指示!』
反正醉翁之意不在酒,你主要是可以見到他就好。
『厚…  好啦  反正我(重訓完)回來會再問你要不要去吃飯』
『嘿,這位同學,不是已經約好要吃飯了,還需要問??而且沒有人和你一起去吃,只有你一人,我會心疼的。所以小弟我一定出席!』
『我的意思是  跟你約時間… 而且… 我常這樣(一個人吃晚餐)  沒關係的啦  不過還是謝啦』
『不不不,從今起,你有了我可以不用再一人啦。除非你有時想要一人清淨,不然,請你放心,小弟一定會在一旁陪你。』
不是說好要「欲擒故縱」的嗎?怎麼你一點也不害燥,感覺你是饑渴很久地已經快要把他吃掉!
『ㄜ…  太熱情了喔  這位同鞋  嗯哼  那我該怎麼感謝你嘞?』
『Hmm,怎麼感謝我喔,讓我想想……』
『……  這  你太認真思考了』
『簡單,那就以身相許啦!』
『ㄜ……』

這樣的談話方式,他應該是不難看出你想爭取多和他在一起的端倪,不過雙方似乎都挺有共識地採取輕鬆的角度,去看待你對他的俏皮。
雖然不是以認真嚴肅去表明,不過這已是當下你能向他表達”希望”的互動關係。

那晚188騎車帶你到林森路與大同路交口的〝俗夠大碗〞拉麵,招牌上說著每天固定的時間會有現場拉麵秀呢。
「這裡的拉麵很大碗噢,有時我們那些男生想要吃飽一點,就會一起到這來吃大碗又便宜的拉麵!」
188吸允著麵條滿足地對你說著。
不論拉麵Q不Q,湯頭好不好,麵多不多,價錢貴不貴,其實只要有他那樣的表情作註解,你早已給了這碗拉麵近一百分的評價。

那不到一百所扣的分數是?他問。
「因為我們不是共食一碗拉麵啊。」你向他眨了一下眼睛。

 
§ 之二 §

『剛來學校ㄇ  剛剛上線沒看到你』
你才剛登入MSN,他便丟來這般關心你的訊息。你以為上線看他在不在(是否已經到研究室)是你這少女心才有的專利,沒想到他到學校上線後,亦是如此在名單上注意著你的”離線”已轉為”線上”否。
『要命,被你抓到了。對,我剛來學校,路上去買了實驗設備所需要再捕上的材料。』
『是ㄇ  你是來學校吃便當的ㄅ』
『不,不是,我是來學校吃你的…(請相信,這是實話)』
『(挑眉質疑)…  你應該吃不下』
『可以分好幾餐吃哇。美食,就是要留著慢慢享用的啊。』
『光大腿就可以吃好幾餐』
『喔喔喔,我超愛腿肉的。給我給我(伸手)!』
『ㄜ……  說說而已  別認真』
『慘,口水已流在桌面上了。』
一大早,你們就這樣打情罵俏地,是因為你還沒吃早餐的關係?竟顯出如此的饑渴貌。

『有預計中午和誰吃飯?』
『沒。剛想邀請你,可怕打擾你研究。』
你們尚無有過白天一起進食的先例。
『我要跟胖子(一位大學同學)去吃耶  他北下台南  上星期就約好了』
『喔,我想起來你有跟我提起過。OK的啦。去吧,我待會兒和我學姊他們約便可,我有備胎的沒關係,嘿嘿。』
『ㄜ  對不起勒  不然  晚餐我請你吃』
『不用(請)啦,你肯陪我一起吃晚餐就好嘍。』
『是你陪我啦』
『一樣一樣,你先去吧,別讓小胖久等了。』

靠,我一直覺的你們這樣的對話,是失了僅是朋友關係該有的對話,已有點類似愛情。有鬼有鬼,真的有鬼。

你說,別急,在這兒就覺得甜膩後面怎麼聽的下去。
你又說像這般類似愛情的互動模式,連你到現在也弄不清當初188究竟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在與你相對應。是真的有一點蒙生心動之情?還是不過男人間打打嘴砲而已。



『餐敘回來啦?怎麼沒有和小胖多聊點。』
『MSN照片中應該是你家的摩卡了吧?嗯,像你一樣,坐得很有氣勢,但又不失給人有種安全的感覺,和著該有的貼心。』
『牠超賤的  哈  我家的摩卡有這麼……棒嗎?』
『棒不棒我不知道啦,只是主人很棒倒是真的。』
『可不可以別一直捧  我被捧上天了』
『捧上天?不行不行,你還要在地上陪我耶。』
『(挑眉質疑)…』
『好吧,先前的話我抓回來。NG重來一遍。不過摩卡和你一樣帥就是了。』
『ㄏ  這我收下』
『幾歲了?』
『28啊』
『ㄜ…………………你很口愛耶,我是問摩卡幾歲了。(冏)』
『啊災  他來了就這麼大了』



『你的呢?照片中是你家喔』
MSN右方95x95像素方框中,你反常地不放你的自戀照,是刻意將房間的照片讓他知曉,好引起他的注意力與話題,進一步有著暗示想邀請他來窺探你的生活家居。
『嗯,現在租住的房間。』
『哇靠  會不會太高級啊  哇  好夢幻  果然是學設計的』
『沒啦,只是有興趣就自己弄弄玩玩佈置一下而已。謝你的誇講,這個我也收下。』
你字面上這樣說說,其實早已甜在心裡。
『不是誇獎啦  是事實』


木屋男人,是你年輕時的綺夢。
你說,拜碩一沒有抽到學校研究所宿舍之賜,終於有機會搬離四年方正的校園空間,在外租屋佈置一期待已久屬於自己的臥居。

早在高中時就有這麼樣的夢想:在山林中的一草平原,搭建一白色木屋。早晨從白藹床邊醒來,躺在身旁所愛的男人胸膛,隨著男人平穩安心呼吸聲一浮一沉;左臉按臥於毛茸卻不至蜷曲的胸毛,從欣賞閉合略翹的長睫毛,下巴耳際間的硬刺鬍渣,到胸口閃爍光澤傳來安全感氣息的體毛,自胸而下,更將視線引至男人的腰部,並由此下探更深一層的性感部位。
朝日和煦陽光透過隨風飄揚白絲綢緞的落地紗簾,將地上映射出漂蕩不止的水波紋光影。
你輕柔小聲地離開床邊,套上白色N2N BT Lounge Pant長褲,跨過輕柔光影,裸著上身倚著木屋周邊圍欄,放鬆所有毛孔地向清晨微風打聲招呼。
你耳邊感受來自男人醒後鼻間溼溫的氣息,從身後擁抱像是深怕破碎般的呵護著,藉他的體溫來溫暖一天開始滿足的心。

大一室內設計圖槁裡,你嘗試將自己的夢想逐一刻記,希冀著這樣的未來藍圖可以有機會步向實際。
而藉著這次的校外租屋,你終於可以開始嘗試打點夢想中可供休憩的兩人世界。其實能駕馭的單位並不大,卻固執堅持必須讓出擺下兩人床的空間。

『床都是自己弄的?』
『嗯,我的床不是彈簧床墊喔,是惰性泡棉的記憶床墊,所以看起來比較薄呦。』
『素色床包組的顏色和款式是自己選擇訂作的,床板則是舊有的二手品。其他書櫃家飾是稍量測後東併西湊的,就弄成了這樣的環境。』

床,一直是你夢想中家庭的主體,畢竟兩人愛的交合都將在此實踐喃呢。
你花了許多心力找尋雙人記憶床墊,自己設計訂作了素色五十支金梳棉布的床包被套組,以配合它僅有10CM高的厚度;安置四個兩兩對色枕頭,等待的就是可以溫暖心窩的情人在床的另一邊出現,於即使寒冷必須開暖爐的夜晚,也能觸摸到男人體熱傳來的真情。
雖然你已在碩班時到設計工作室外接Case賺點零用金,但對於學生身份每月固定12K獎學金的生活開銷可支配,你仍是盡量節省地以C/P值最高的方式,將"舒適"擺在第一,去設計打理每天待10小時左右的臥房,以致力於最簡約的華麗風潮。

『我還在地下有放黃光層板燈呦,想營造可以飛起來的感覺(帶我飛到我的夢想世界裡)。』
『ㄜ....  所以要飛到哪去?』
『如果可以,當然是飛到你心裡嘍(笑)。你呢?你的床應該也是雙人床吧?』
『我一定要睡雙人床啊  我的床有雙手打開後那樣寬噢』
『我喜歡滾來滾去  有時睡雙人床還會不小心滾到最邊緣  差點掉到地面去』
『有次在家睡還撞到床旁小書櫃  半夢半醒中趕緊扶住櫃上險些墜落的花瓶』


是啊,以他有著78Kg ,188CM不能當憲兵(他說超過185CM規定不能當憲兵)的體型,相信King Size的雙人加大床也許都還容不下你和他一起。

等等,你又開始想到哪裡去了,回來!

『今天比較晚到校,就是在家處理一些家務鎖事。想說要先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才可以讓你住得舒服啊。』
『我有要去ㄇ???』
『阿知,總是要準備著以防不時之需吧。』
你這樣直接的邀請,還真不怕會嚇著他啊。

不過瞭解你的人都應該知道,你說這句話並不只是兒戲;你總是在物換星移的時空穿梭裡,等待著他在心中有落腳停歇的一天,可以讓這一個昏黃幽寂,深海藍與天空藍的棉質空間裡,留有你們倆敞開胸懷,天南地北暢談暢飲的身影氣息。

『剛向學姊拿了一份你說的即溶咖啡,正悠閒地聽著音樂啜飲著呦。然後腦袋中想想你,呼,時間一下就過了。』
『ㄜ.....   幹麻學我』
『哈,我也要開始習慣喝咖啡啊,這樣就可以早上陪你喝個清醒,下午茶也可以和你喝著開槓了(我好像是到學校度假,不是來作研究的)。』
『我也該補充咖啡因了  來去泡杯咖啡噢』



下午依然持續下雨,好吧,既然老天不賞臉,在那兒不知流啥淚,你索性硬著頭皮不管手尚未復原,還是到健身室去動動看看他。
其實他也很貼心,要你不要刻意用手腕的力會在一旁幫著你。因此你也不大擔心地鍛鍊著手部鮮少用力的斜方肌群,你相信他會好好注意你重量是否過重等問題。
「差不多該走嘍。U要買便當回研究室,我順道和他先回去,待會兒在線上我們再討論晚餐一起到哪裡噢。」

其實你們互動到現在,已經分不清到底是他希望你晚餐可以陪他,還是他願意接受你主動想陪他吃晚餐的邀請。至少這一連數天你們都已經有了這般的默契,晚餐時間,你已確定必須空出來給他。
或者說,他也刻意地挪出時間和你一起行著晚餐約會。

『回來晚了  剛剛陪U去買晚餐耽擱了一點時間』
『嗯嗯,我知道,我不會怪你啦。反正你不在的時間我會自己找事情做,打發一下時間才不那麼想你。』
『ㄜ......太扯了  那有想要吃啥嗎?  外面又在下雨咧』
『是喔,@___@,結果因為要跟我一起吃晚餐,害得你都不能和U就一齊買便當回去吃,還得再和我出去一趟。』
『又沒差  你太見外了吧』
『那選間近的我們用走的去吧。』
『去吃義大利麵好了  〝NEW〞 22巷的』
『酷耶,我本想也邀你去吃義大利麵說,好巧。你有傘?』
『借應該有  你有ㄇ』
『哈,那我可以故意裝沒有嗎?這樣我們就可以耍浪漫共乘用一把啦。』
『開玩笑的,這樣一高一矮的畫面太委曲你了。我車箱有一把小藍各撐一把傘吧。』

你雖詼諧地暗示他,你有共乘一把雨傘前進的願景,不過依然還沒有那膽量索求可以”勾肩搭背”地依偎在他健壯溫暖的胸膛裡。畢竟你們兩人若併肩在一起,一高一低的畫面,你還是擔憂地直說真難想像該用怎樣的勾肩搭背方式,或共乘一把雨傘的互動,才可以表現得協調勻均。
同學都笑,一般人往往嫌棄自己的另一半太矮,不夠有面子,你卻反倒是對於他在人群中可以驕傲顯眼的身高,這樣地擔心和他搭不成一起。
而188也嘗試著安慰你,讓你在他身旁短暫地忘了身高的距離。
然對於因為喜歡著他反倒貶抑你自己原有的信心,才是所謂的關鍵問題。

等待著行人穿越號誌由紅轉綠的巷等待,你看著雨水滴落地面水漬晃動著你與188重疊的倒影,你猛然悟意,原來老爸在〝堯〞的左邊加入一個〝山〞字,不是膚淺地要你如山高一般地在身高上成長,而是要你事事都要有如山高的遠光,如山高的志氣!
你轉頭抬望在你右後方的他,黑暗中你眼中再度燃起了鬥志。
  

在”NEW”富有情調的空間裡,你們倆就像是情侶般地面對面坐在一起。
他將午後的話題再繼續,開心聊著他家的摩卡、小斑、甜甜,三隻”MIX”狗各個調皮的個性,又談到他可愛姪子和老姐的家庭趣事,以及如何嚴厲地讓姪子和三條狗都一一遵從著他。
“站直不敢動”的畫面,又再次出現在你腦海裡,讓你緊咬著吸管還是忍不住發出了笑聲。
也許家庭中都有養狗真的也算是一個頗好聊天的話題,彼此交換母狗生產的喜悅,以及愛犬逗趣的心情。看著他手邊雜誌翻到米格魯那頁瞧得津津有味,你似乎有點動心地想,也許可以放棄你想要的黃金獵犬配合著他。

你們又像是認識很久的朋友聊著他的家庭他的過去。
他說會把私生活和學校分開談論的規定,是不是對你有著特例,他是允許了你再進一步地接近他的心?你指扶著吸管邊吸飲著去冰半糖的洛神花茶,眼睛盯著正在電話中的他的手指臆測著。

「差不多要離開嘍。剛剛我老爸Call我,說很久沒看到我了,要我今天晚上早點回去給他看。」
「喔,對喔,好快就又到你必須回家報到的週末了。快回去給老爸抱抱吧。」
「沒辦法,老爸太想念我。」
「那,我想你的時候,也可以Call你嗎?」
你再睜大著水汪汪地眼睛看著他。
「厄,是打來亂的嗎?」

接下來兩天假日他有著北上台中處理同學的事情,以及再趕回台南參加喜宴等活動安排,你們接連天天相聚晚餐共食的行程,終於有了分開見不到彼此的身影的休息。
你說想跟他拍張合照,好可以藉由照片想他,他是害羞地婉拒說不習慣拍照,下次有機會再看看。
看來你是得趕緊安排事情,讓你得以在這兩天對他分心。

好吧,你決定明早去買袋不加糖不加奶的原味咖啡,就開始習慣他的生活,他的咖啡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