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5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起飛‧降落】彩虹城堡(下)

                       本故事內容純屬虛構,除了那些曾經的存在。


【第六話】彩虹城堡(下)


「這樣的空間很不錯啊,既有著乾淨又抱有著安靜,相較於我們有時必須整天思考實驗要怎樣進行才比較適合,但又礙於樓下附近的格致廳常會舉辦活動,聲音有時大得不得安寧,這,真是個做研究的好環境。」
188將包著潛艇堡的紙袋擱放在IKEA玻璃桌燈前,眼睛打量著整間實驗室,一點也不怕生地到處走動並說著。

是啊,在看過你高中其他讀政大心理、台大醫工、台大城鄉建築所同學們的研究室,和先前探訪188他物理所上的研究環境後,你便覺得自己可以在這充滿古色古香的老舊古蹟式建築內,有這樣的舒適空間以茲研究精進;向外懷抱有青翠榕園綠地,擁有這成大著名校園景點可以休憩散心,真不啻是一種福氣。
再加上你可以藉有”必須做實驗”之名,一個人享有這樣若大的場地,公器私用地邀請188進入你的空間中旅行。

如果你也喜歡這樣的環境,有空歡迎多來這邊談心。你這般地向188表明,希冀著可以在這小空間內,讓你們單獨並直接地進入彼此的心境。


「所以這就是你的研究主題?3C TOILET?」
他走向你刻意整理好的研究展示主題區,平視看著Panel版上的中英說明。
你不發一語地就讓188自己去瞭解這項產品設計的特性,欲發揮設計不用解說的最佳效應。你想如果他真的想進一步仔細瞭解你的論文研究,是一定會主動開口詢問更相關細節與關係。

他也真的很會做交際,沒有讓你失望地有著對工設好奇的追問下去,也使你得以發揮擅長推銷設計的能力,將新一代畢展或校外來賓參訪時,已經背得滾瓜爛熟的台詞,搬出來再次講述作品的設計用意與研究主題,給對其好奇的,你喜歡的188聽。

「你說這些實驗環境搭設,和那綠色的模型製作,都是你們自己動手弄的?哇,真是隔行如隔山咧!」

你當然會謙虛地補充說明,哪些是你們必須在專業上有的基本具備能力,哪些則是需尋求專業的指導與協助,以力求產品表達的完整性。這些木工的應用,以及產品的大型PU模製作,也只是你自己本身有興趣,所以才想親自動手去好好深入學習。

當然,COST方面的考量,一定也是促使你下海自己動手的主要原因之一。



照理說在外行的他面前,你是可以輕易天花亂綴地推銷自己,不過你卻異如往常似乎不想過份吹噓自己的能力,反而想要多一點保留,讓他慢慢挖掘你擁有的事蹟寶庫,才不會一下就失去他可能對你的興趣,也不會這樣快地讓他感到不同領域所有的差異性。而這份差異是有可能導致你們不適合的。

「原來你們工設是在弄這一些東西,我大概瞭解了。所以你的木工應該也很行喔?真好,可以自己蓋一個狗屋呢!」

「哈,蓋一個狗屋還不算太難,畢竟那只是2D平面的裁切,處理表面再上漆等而已;比較難的是3D曲面的三度空間磨削處理。不過也不要把它想得多難多神奇啦,畢竟這只是一項興趣使然,讓自己願意學習此加工能力罷了,你來學,一定會處理得比我還好噢。」
「在我身上,還有很多其他的才能還等你有時間再深入瞭解噢。不過為何想要蓋狗屋啊?是你喜歡狗?家裡也有在養狗?」

「是啊,我們家一直都陸陸續續地有在養狗;有我從學校抱回來的,也有家人接續收留的。目前家裡有養三隻狗,都是米克斯(MIX)。」
「嗯,我也挺喜歡狗的,不過特愛大型狗,因為可以騎在他背上前進…。」
「耶,我也會騎在其中一隻中型犬的背上耶,不過他都不敢動…。」

188那麼大隻的人,騎在哪一種狗的背上,都應該會讓牠動彈不得吧;能站直撐住就很了不起了,還移動咧。

不知是因為你提起喜歡大狗的關係,還是他相當配合地讓你的夢想可以繼續下去,你一度眼前又閃過未來和188相處的畫面:你們共同養的黃金獵犬,直撲而來地表現歡迎你們回家的熱情……。



你老媽突然來電即時劃破夢境,阻止你險些在他面前流口水,繼續沉浸於自己的幻想裡。
不在乎身旁是不是有他在聽,你老媽交代你一定要安排和老姐交往對象的有個”面試”的時間。你笑著要她不用太過擔心,請他放心有你在這裡把關處理一切妥當,畢竟老姊的男友想進你們家門,也得過得了你這關才行。

「怎麼你媽會打來問這些問題,你們家人都會這樣聊自己的感情事喔?」
「其實也不是說刻意去瞭解或討論啦,畢竟她們住在同一屋簷下,一定或多或少會有這樣的關心啊。我老姊也到了適婚年齡,所以大家當然會稍加留意她的感情動向。」
「是喔,她幾年次的,有需要這麼急。」
「68的。也不是急啦,只是女人到一到適婚年齡,做家長的,總是比較著急,總是會比較希望她嫁個好郎君;而且女人太晚生育是挺不好的,不是?」
「我們家都不會談論這樣的話題咧,就連我姊”有身(懷孕)”,我老媽也都吱唔不敢向我提起;明明這就是好事啊!還要我問好幾次老姊的身體狀況(因為她一直有害喜),老爸才說是懷孕要我放心。」
「老一輩不都是有習慣:懷孕的初期三個月,盡量不要讓別人知道”有身”,可能是怕一些未來的不確定性(寶寶的穩定狀況等),讓大家空歡喜一場吧。想說要等胚胎都穩定下來了,再讓你這準”久舅(舅舅)”知道啊!」
你試著以此觀點去替這狀況作說明,還刻意用了”久舅”這娃娃音去跟188撒嬌。

「啊,講得你比我還像是我們家的一份子的樣子咧!」
另外我老妹在上班,每到周六不在,我都不知她到底是去公司,還是有男友,約會去了。可能我年輕的時後真的比較叛逆,所以和家裡的互動有個無形的距離。」
 「不過走過這樣的風風雨雨,我還是覺得家人是重要的噢。」
 188以好像發生過什麼大事,而有所感悟地補充說著。

「每個家庭有著不一樣的互動方式,本來就是容許的;這樣有著黑,白,灰,彩色等不同的分別,世界才會更加多樣變化,更有意義啊。」
就像社會上同時存在著喜歡女人/男人的男人/女人,和喜愛男人/女人的男人/女人,這世界才會更有趣啊。這句接下去的類比句,你當然沒有說出來給188聽。

「不過話說回來,漸漸地周遭的人陸續會開始傳來(結婚)好消息,勢必接下來我們也將面對諸如此類的相關話題。你是家中的獨子,我想你家對你應該會有更多的期許吧。」
你終於開始,試著用文句打探,188是直男,還是同屬你的族群之一。

「會啊,我老爸有時把我叫到他身邊,小聲地對我說:
ㄟㄟ,肖年耶,里瞎米時陣甲欲娶某,嘛卡緊娶娶兮生幾咧恏膝,后阮抱孫兮(年輕人,你什麼時候才會結婚啊!快點取個老婆生個孫子給我抱一抱啊)。』我都會回說我還在”讀冊(讀書)”,所以還不急;老人家這麼急,不如自己去娶一個、生一個,這樣還比較容易!」

「要命,你還真這樣回你老爸喔!」
 你繼續接著說。
「不過像前一陣子我也才得知,我們大學的一對班對,也將在六月中舉辦婚禮。雖然感覺才大學畢業不久,但以年紀來計算,也許大家也都算是可以結婚的年紀了。」
你說你們這把年紀還在唸書求學位,似乎就是一種變向的失業,變向的逃避婚姻壓力。

「嗯,前陣子我有對朋友在一起十二年了,也終於結婚了。十二年耶,我想這樣的感情應該只是習慣了,已經失去熱情了吧,還結啥婚。」
他這樣嗤鼻地說著本當是大家追求的最終幸福結局。是不是傳達他其實並不想要長久穩定的感情關係?


「是喔,可我十七歲開始就想要有穩定感情,想早點讓自己安定下來咧。」
所以你與第一任的交往,堅持了近六年的光陰。

你說當時真是太過天真,太過年輕,所以才會在17歲不懂事的情況下計劃著這般不切實際的狂想曲。
不過雖然你是在這些年經歷過風風雨雨感情,對那時的想法有著不成熟的定義,但卻深深知道,它仍舊是你仍在不斷追尋的唯一希冀。

「呃,你是什麼星座的?幾號?」
188對你的回答真的有點訝異。
「射手,12月14日。怎,不像嗎?還是我要再花心一點才比較像?你咧?」
「當然不是說射手座的一定花心!我也是射手的。不過射手座的個性多是喜歡不受拘束的自由自在,應該不會這麼早就想要擁有安定才是啊!」
「喔,是嗎。星座我是不太懂啦,只是我個人比較渴望這樣而已。所以你現在還是一個人?不想要有穩定的感情?難不成你之前都沒有認真交往過?」
你是這樣小心翼翼地探問著,畢竟你有沒有機會可以放手去向他示意你對他的好感,這是第一個關卡必須分清。

當第三者的同樣錯誤,你可不想再有第二次的劇情。

「當然有認真交往過啊!只是目前是單身一個人沒錯。我現在只想要趕緊結束論文快快畢業去。」
「是喔,可都沒有人說要幫你介紹嗎?還是因為你夠優秀,所以大家都自然認為不用替你操心。」
「不知耶,沒有碰到有人說要幫我介紹的情形,你倒是第一個。」

幫188介紹?不不不,他完全誤會你的意思了,你只是想要瞭解他是否屬於單身的正名。

「不過我本來就鮮少在學校,同學間聊起我的感情,我沒有那習慣把自己私下生活搬到學校的生活裡。也許有時會聊聊家中的玩笑事,但更深一步的詳細內容,我沒有想過要把這兩種情境混在一起。」
188追加地向你強調說明。
「所以我應該算是屬於學校同學這邊的角色?還是可以有機會進一步深入瞭解你的事情…。」

靠,你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地,竟然自以為是比別人特別地可以進一步問問題。

「你想瞭解什麼?你想問什麼你問吧!」
188是這樣自然擺開胸膛,手向後繞,讓身體後仰倚著靠背,一派輕鬆地準備接受你的質詢。他彷彿早已看穿你想從他那兒取得你想要的答案似的,只是被動地等待著你鼓起勇氣,勇敢去對他提出問題。

是啊,也許188早已知道你一直在注意著他,也許你們倆都刻意假裝不小心掉入彼此的陷阱。或許從他答應你可以到他的系管實驗室去的那一刻起,你們之間的遊戲之門就此開啟;從他主動提出要到你實驗室用餐,便預知你們會走到這般的話題。

 

那「欲擒故縱」到底是用在他身上還是施在你的心,你們是否都已經準備好面對這場類似愛情的遊戲角力?
還是這一切都只是你自己愛幻想地對號入座而已。

不過仔細想想,以你們才認識不久的交情,有這樣探及過多隱私的談話,會不會有些不妥。如果你們彼此有以戀愛為前提的共識,當然這樣的深度是可以被允許;但你連他是否真如你GayDar所感應地是個同志,是否對你有興趣,你都還摸不清,真的是有點超過彼此該有的界定噢。

儘管你收起雷達,關閉感應他所釋放的訊息,我想聽過你講述你和他目前的互動情況,否定你們之間存在著曖昧關係也說不過去。
你這樣刻意不去明講,不去承諾定義,傻傻地抱持著駝鳥心態享受著愛昧也可以帶來的甜蜜。你一直以為,在未點破問題求得那既已存在的答案前,你能閉口不談多久,就能延續多久你和他之間的,甜蜜週期。

但你也知道,你必須先將前一段與@-E的破碎感情先行收起,才可以好好地去回應188所表露的真情;你不希望他只是在你脆弱時走進心房裡的過客,這樣的開始是會有著對不住他的陰影。

你對於感情當然還會有著相同的熱情,不過這次你是悄悄下定期許:對188的喜歡,要能夠「,比說更多一些」才行。


「你怎麼吃這麼慢,都快九點了。」
188把弄搓揉著手中包潛艇堡剩下的防油紙材。
「對不起,我都只顧著講話和問問題,忘了要先吃完它。不過,這樣才可以把你一直留在這裡啊。」
你將最後一口全麥麵包塞入嘴內,向右鼓擠嚼動的凸起臉頰掩飾了你說這句話的忸怩羞怯。


                                                       部份圖片感謝: 【著迷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