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79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起飛‧降落】自然而已(下)

                                              本故事內容純屬虛構,除了那些曾經的存在。


【第五話】自然而已(下)


        是因為「吸引力法則」所有的”物以類聚”影響,抑或大夥真的趨於奉行”近水樓臺先得月”,有著日久生情的信仰運作,命運就這麼樣剛好地,把你,Koric,Tako和小胖,四人巧妙織縫在一起

        Koric和你是刻意坐在左右相臨,只有在整排向左移動換位置時(註:學生時代,老師為了讓每人輪流坐在黑板的左面,中面,右面,所以都會安排每一個星期,整排向右移動,讓大家都能有機會坐到最好視野的座位),你們倆會有機會暫時分坐在教室的最左最右,一整個星期。

        在事件發生前,這樣一個左右分離的當週五天半上學日(註:2000年開始實施隔週休二日,所以在2000年之前的學生週六亦要到校半天),讓你們上課時總是容易分心,老是面對黑板卻斜著眼,觀察對岸的彼此在忙些什麼勁兒。
        在約定彼此靜一靜之後,這樣七個禮拜輪迴才一次的座位分離,倒給了你們各自有了空間喘息,好舒緩另外六個星期的氣氛壓抑。

        原本是相好的倆個人,卻弄出了這麼個讓彼此烏煙瘴氣的歹戲;明明倆人坐在最近的旁邊,卻得透過其他三方向的臨兵在幫忙傳遞信息;因為你們還有著副班長與學藝股長間,該有的實到人數統計核對公職在身。
        你說,可以彼此嘔氣沒關係,但可不能因為私事亂了班上大體。這是你們尚且還存在的默契。

        你們採取這樣如同小情人吵架後才有的互動方式,「明明你們跟本沒在一起,卻何來鬧得分離彼此靜靜?!」教得班上同學直想看看會有怎樣的結局。
        然班上大多數同學縱然等得盡興,坐在你們倆後方的班長小胖,與衛生股長Tako,卻看得心急。
        因為
圍坐在四方矩形的你們四人,是各自懷有著那小小的,自以為隱藏完美的心機。

        小胖坐在你的正後方,除了他外向、好交友(好管閒事)的個性外,他亦是你國中隔壁班的同學,在兩班同一位國文老師的口頭中時而聽到彼此的名,因此可以快速地讓你放下心防地聊東聊西。
        坐在小胖右手邊的便是Tako,他是怎麼樣的來歷,你說你已記不清,只記得他同樣與你是台中太平人,以及當Tako戴上他那黑色圓框眼鏡後,讓人感覺所有事情都逃不過他精明的眼睛。
        這樣由斜後方到處掃瞄一舉一動的雙眼,總讓你覺得背後一股寒意。
        而Tako的正前方便是坐著Koric,在Koric向後躺坐,Tako兩手伸直便可搭上他雙肩的距離。

        我從你這般的敘述中,絲毫地察覺到你對Tako的敵意。
        你說你為何會對Tako有那些許的戒備,是因為你從Tako對Koric的行動中察覺了那不單純的感情。

        你怕我會對這段四角關係理不清其中的奧妙性,還特別抓紙提筆,畫了張簡圖,才繼續接下去向我說明。  

        你們四人就像困入情感糾結的牢,讓你們註定不能輕易地表露對對方的情意。
        你不否認自己其實是對Koric動情在先,發現你對他的在意超過了朋友間該有的情緒;但面對Koric這個異男(你的gaydar從來沒有幫你感應到Koric是存在著可以當gay的基因),你又能有怎樣的未來希冀?about你們倆的感情。
        選擇暫時離開整理自己的心情,是導致你下這步棋的原始動機。

        原本是讓你自己好好去分析,在彼此打鬧、愈來愈不尊重的朋友感情之中,究竟應該存在著哪樣的情愫才比較適意,卻無心插柳柳成蔭地讓你發現,原來Koric在這些日子裡,生活過得抑鬱寡歡,了無生氣,擺明了對你的感情是已超過朋友之情。
        你大膽地推測,其實Koric是喜歡你的。

        當然不只是你這樣察覺到,Tako與小胖自然也觀察到了。
        所以其實喜歡著Koric的Tako,是該在此刻採取必要的行動。

        Tako在這段時間順勢接手撫慰Koric心情的位置,教他怎樣面對沒有你在一旁的日子該如何散心。
        下課十分鐘的時間,他們倆人便常消失躲到其他走廊去,談天?談人生?談感情?你當然不得而知。事後透過Koric口中知曉,Tako果真對Koric有著比朋友還多的情意。
        表面上Tako是在你與Koric的破鏡重圓上努力,私底下卻不斷地向Koric表達濃濃的愛意。
       
只是Tako自己也知道不能在此段時期,趁人之危地太過表明自己的愛意;畢竟大夥兒朋友一場,不該趁火打劫地擄掠Koric受傷的心。
        Tako在前者的協助與用心,絕對是比後者來得更致力,這點是身為Tako的情敵的你,也願意對他的肯定。

        很快地,你無法避免地在其他同學的口中,聽到Koric與Tako的私情。
        「你看Koric又坐在Tako的大腿上了!他們倆是不是Gay啊!」
        同學們道聽塗說地講著他們倆在遠處走廊上的情形。這類未經求證的直接,總讓你對於後來可想而知的處境感到寒慄。
        心想往後的日子,若你真選擇與Koric在一起,這類的閒言閒語,將是不可避免地流傳於同學間的耳際。
        「應該不是啦!」你尷尬地勉強擠出笑容試圖替他們辯解。
        是在否定他們倆並沒有”坐在一起”的畫面,抑或是在辯護Koric並不是Gay。
        或許兩者都是你當時不想去面對的事實吧。

        究竟那段時間Koric接受了Tako多少?你於事後不想求證,也不敢去向Koric逐一查清;因為你知道你沒有權力那麼做,畢竟是你先選擇了離棄。
        Tako能在那時幫你照顧Koric,雖然不是100%幫你這位朋友為出發點去和事,或許真藏有了那些微的兒女私情,但至少陪伴Koric平安走過那段你不在他身邊的時日,你對Tako仍該是懷有著一份感激。



        不過Tako也不是那麼容易自由親近Koric的,因為還有小胖在一旁制衡著這段關係。
        小胖會三不五時拉Koric陪他一起洽公去;下課到補習班後,也將Koric看得緊緊,沒讓他整天都和Tako溺在一起。
        小胖總是一直在Koric耳邊說著你的好話;亦在你的身後囑咐著你,告訴你Koric是多麼地在乎你(所以才會弄到如今的失魂落魄)。他像極了撮合你們倆人的和事佬,比你們倆還更努力地在縫補存於你們之間的無由間隙。

        所以小胖是站在與你同一陣線,鼓勵你們倆在一起的?
        哈,其實也不盡然全是在幫我們,有少部份也是為了他自己。你這樣回答說。

        原來,因為小胖是喜歡Tako的。
        這也是為什麼小胖和Koric併走時,總喜歡在他的雙肩上嗅聞,便是在追尋方才Tako可能在Koric身上所殘留的氣息。
        所以只有讓你與Koric能復合(請原諒我用”復合”兩字來形,雖然你一直在強調事情發生前你們並沒有在一起之實,哪來復合之名,不過我還是覺得用”復合”來形容比較傳神),Tako才會對Koric死心,這樣小胖才有機會名正言順地與Tako更加親近。

        靠,聽起來你們四人的關係真不單純;台面上是朋友間的互助互信,私底下原來有這樣一番地情感角逐劇情。
        我這樣驚呼著!
        只是怎麼那麼剛好地,四個人就這樣硬生生地分坐在一起。這是故意的座位安排?
        不,你說,是命運開了個玩笑般地把你們四位綑綁在一起,就像兒時玩的”搭火車”遊戲:
小胖喜歡Tako,Tako卻喜歡著Koric,而Koric是對你有著傾心。

        身為火車頭,掌握四人未來方向的你,是採取怎樣的行動?
        你說你當然沒有那樣輕易就決定和Koric在一起,畢竟傷了Tako的心,成全了小胖的意,再怎樣說都一定會失了你的惻隱之心。
        你說你必須在真的想通了,心中有了明確的結論,才會有那影響全局的最終決定。

        所以你在尚未下定決心前,選擇了最懦弱的逃避。

        你開始刻意不去想地,每天早晨於三百公尺大的操場上失魂地放蕩,一圈又一圈迴旋地讓汗水浸濡你的襯衣你的內裡,也一齊淹沒了你的心志你的性靈。
        你在下課後不是馬上跑往樓下社會組教室找尋孤僻男的身影,就是離開座位和坐在更後方的木容子”開槓”去。

        木容子那時真是慷慨得可以,沒有任何條件地收留了你這隻如同在雨天急奔過後,精疲力盡渾身濕透的小狗,讓你在與Koric行著分離鬧劇的那段時間,可以加入他的朋友群。
        木容子是你國中同校不同班的同學,這是他後來和你聊天時談到的話題。
        你當時並不認識他,他當然也沒有特別去打聽你,只是在朝會公佈校內高中聯招模擬考成績前幾名名單時,不時會聽到”山堯”的名字,和瞧見站在司令臺上等待受獎的,你的嬌小身影。

        木容子這位異男說起來也很奇特,對於你無來端地黏膩,從不加以過問或者排拒,還會帶你一起去太平路上挑揀球鞋款式,以及在路邊攤販喝點著你想都不曾想過會去喝的”下水湯”,那是你第一次嘗試那等湯品。
        你們還會在校慶園遊會之後,兩人提早離開(留下一推爛攤子給其他人收拾)去看小布少數非動作片的《第六感生死緣(Meet Joe Black)》。
        是誰提議要一起去看電影的,你已經記不清;但你記得是你說你愛小布金髮清純羞澀的模樣,所以木容子考慮也不考慮地便答應一起看這部影片。

        那天電影院外排隊買票觀看此片的,多是男女組合的情侶檔,或者幾位都是小布粉絲的女學生相約一起看戲,只有你和木容子是兩位大男生,手臂靠著手臂(因為你的高度不足可以和木容子肩併肩)安靜尷尬地低頭排隊,就怕旁人誤會了你們倆的關係。
        明明已做好心理準備,知道這是一部煽情的電影,但你還是躲不過商業電影的殘酷魔手,在Joe帶著媒體大亨走往拱形橋的另一端時,你還是忍不住掉下淚滴。
        木容子在黑暗中相當機警地探到右方的你有些不對勁兒,反應很快卻不動聲色地,從書包中掏出一包未拆封的攜帶式小包面紙,貼心地輕輕撕開外包裝,右手拉出一半面紙,左手鎮定地遞到你哽咽的鼻尖前。
        「這死小孩,什麼時候竟偷帶了面紙藏在書包裡!」
        你由感動轉為足以媲美小布羞澀演技的表情。你慶幸著還好電影播放的當下是全場漆暗,讓木容子不易看到哭花了妝的你的花臉窘境。

        我試問,木容子,會不會也有那麼一點對你動心?
        你用力地搖搖頭表示,當時的你,真的不願意去探究木容子是以怎樣的心態在看待你們倆的關係。你寧願以”木容子以朋友的身份,開放了一個暫時的避風港”讓你得以棲息,在你為與Koric該有相處模式一事,倍感心力交悴之際。
        是的,以更自私的角度來說,你深深地知道,木容子那時所扮演的角色,只是在離開Koric時,你處於空窗期的一個替代品。

        雖然木容子後來在台大就讀時,接到你一通電話說要從台南出發到台北,有著國防役的面試,二話不說地便主動說要騎車去(台北火車站)接你。

        木容子從中和跨過中正橋直駛到火車站北三門口接你上車,循路由市民大道轉換至民權大橋下接瑞光路,由瑞光路的初始端找到靠近基湖路的末端。
        內湖這塊地區你們倆都不熟,木容子沒事更不會到內科這兒玩憩,否則其實應該有更快速便捷的道路可以通往你面試的目的地。
        他就待在你面試公司的附近閒逛,等待你冗長的面試結束再接你一同吃飯去。
        下午三點半的面試時間,出來時已近天黑,時針指著近”7”的位置。
        木容子一點也沒有心煩的臉色,問你累不累地說要帶你到他常去的好吃餐館品嚐美食,便又加快腳步地循著原路回到永和用餐,再應著你的要求讓你到他中和的住處,看看台北租屋的價位與格局。

        你們倆在他房間席地而坐,交換著畢業後扣除同學會短暫碰面,五年多來沒有相見的彼此生活資訊。當然不乏他喜歡的女生,你喜愛的男人,諸如此類的感情話題。
        為了不耽誤你搭車返鄉的時間,木容子提醒著你不該沉溺於舊敘,該動身移往國道客運總站才行。
        送你去搭車的路上,他又特地小繞道滴載你到一家小有名氣的養身湯品店,點了杯龍髓雜燴湯外帶,說是要讓你在車上補補元氣,別讓回到台中老家時,老媽見著了你蒼白的面容窮為你心疼。

        靠,連這都替你想好了,還說沒有其他意思!
        你依舊是奮力搖頭,「木容子只是盡他的地主之誼罷了!」你這樣地辯稱著。
        其實你是知道,過去也好,當下也好,未來也好,你欠木容子太多的交代你都沒有理清,是不該再為木容子的名譽添上太多不必要,未經考證的定義。

        所以你和Koric的事,後來?
        後來因為你和木容子走得近,又有樓下的孤僻男可以讓你分心,那”裝得不在乎”的態度著時讓Koric日益心急。
        在契約進行到第十五週時,徵詢兩位智囊團(小胖和Tako)的意見後,Koric決定下個最後「玉石俱焚」的絕招:
以血書盟誓自己對你的堅定愛意。

        收到血書的當下,你並沒有直接的感動反應與回應。
        回想那時,他們三人必定覺得你這類人等,何以會如此般地冷酷無情。
        然在那天照常不可亂跑的午休時間,你的眼框不知為何無法制止住淚水任它直流於桌面,翻轉右方側臉朝向Koric的那面時,你從模糊的眼簾中,依稀可以見到Koric包紮好的小指頭末稍,仍微微地泛著前夜留下的血紅色凝印。
        由那小點為起始,漸漸地向左騰空延伸,在空氣中形成了一條淡淡的紅線,旋繞幾周後垂直落下,接到了你的右手小指的尖端,將你紮實地綑緊。
        透過這條紅線,你彷若再次感受到Koric的體溫,Koric的心跳,Koric的心情。
        透過這條紅線,你終於明瞭你渴望的是什麼,不需要再懼怕些什麼,該接下去力行些什麼。

        看著Koric太過勞累熟睡的側臉,你在心中做了你該做的決定。

 

        「今天,你怎都不講話?」
        188多少還是看出了你的反常面意。
        「這家咖哩不合你的味口?」
        「沒,咖哩還OK,只是剛好在想些事情。反正你和小P兩人聊得那樣盡興,哪還管得著我是否插話加入你們的戰局。」
        你有點語帶吃醋地向188半抱怨半開玩笑地說著。

        你試著談論188他和小P間的互動,188還給予〝嫌他囉嗦〞的回應。
        當然,小P也給予”他才更囉嗦”的反擊。
        不過小P這種愛惹人發笑的孩子氣,在後來他們倆沒有一同出現的運動時間,斷斷續續地藉機與小P閒聊,或者麻煩他到你實驗室幫忙你論文實驗的進行,就很快發現他真的具有”很欠打欠揍”的個性。怪不得188和小P老是在操場間他追他跑,彼此一拳一往地大聲發響著。
        大夥看著他們一起離去的背影,常笑稱:「這對老相好……」。
        188與小P這般十足默契的關係,與另一位也是健身房的朋友J,每到星期五下部隊後和小P故意扮演親膩戲,Gay不Gay地玩鬧著,是有著很不一樣的意義。
        你知道他們倆這樣的感情,是可以一直持續地,如同一位深交一位知音,當然也可以如同家人一樣伴隨著彼此。你當時是這樣想著。

        正如你和Koric決定在一起前的打鬧翻版,只是他們玩得更恣意。


        所以那頓飯局,你深覺此時自己是多餘的。
        除了在一旁看他們上演的歡笑打鬧戲碼,你實不知可以在哪一個停頓點切入,你想向188留下彼此聯絡方式的訊息;事先準備好,想要進一步瞭解188的話題,那時當然同樣不是一個好時機。

        對於188,你就是這樣懷著戒慎恐懼的矛盾心情,想要和他分享如小P般地同樣放肆開心,又想要徜徉在他成熟語慍的關心裡。
        正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如果你是留念於188所帶給你的男人溫情,你就不該再寄予也想擁有他與小P兩人歡笑拖拉於操場上的男孩閒趣。

        你告訴自己是不該這樣地在意,「自然而已」地去面對188,也許你也可以和小P一樣輕鬆地在他身旁,自然和他有著沒有情慾地肌膚之親。
        你知道你是想要188的,你知道你對他的動機並沒有單純到只有想要一起跑步,一起吃飯,見個面小聊而已。
        就因為本著這樣的心情,你更不應該刻意和188裝熟地佔他便宜。
        唉,如果你可以告訴自己再放慢腳步,不要對他心急,給了他太多壓力壞了全局,也許,你們的互動,可以再多一點汗毛交錯的機率。

        「我發覺有人在旁邊一起跑,我可以跑得比較多圈,也比較不會累耶。」
        188在飯後道別時,對你這樣充滿稚氣天真的補充說明。
        他是在邀請你明天、後天、往後,和他一起跑步的允許?還是巧妙地只是給予這餐你低潮心靈一份安慰劑。
        不過,無可厚非地,188是成功地給了你繼續跟隨他的動力。

        晚上你提早回家,繞到鞋店挑選了一雙珍珠白配紅色,於健身時室內室外都可以穿著的新NIKE,只因為188也是穿著一雙紅白交錯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