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79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起飛‧降落】自然而已(中)

                                 本故事內容純屬虛構,除了那些曾經的存在。


【第五話】自然而已(中)



        Koric是你剛進高中時的同班同學,不過你們當時並不親。
        大家都知道,當我們換了一個新環境生活,多是先前就已經認識,可能是同國中同學或隔璧班的,或者同補習班某某某的朋友等等,比較可以攀關係彼此有話題轉為所謂的麻吉。
        除了以上的舊識外,在這麼個陌生環境中欲求生存暖暖火,前後左右臨兵,便往往是你最初可以交談,而有機會繼續下去發展成為朋友的對象。
        你和Koric於高中四十多人為一班的教室內,並不在同一行同一列的隊伍上,所以自然不會有動機去刻意向對方打聲招乎問問背景。
        縱使那時你已清楚知道,你愛的有著相貌看似西洋人,輪廓深的男體

        Koric那時和坐在他後方,隨便考考,三不五時便老是拿下班上第一名的"高材生"走得近;你則和坐在你前方酷愛歷史故事、武俠小說的"孤僻男",有著較其他人多的話題。
        不過你與孤僻男的閒聊,常常兩三句話後便淪為沉默空氣,剩下就只留給呼吸節奏與面部表情,來表達這一天彼此的心情。

        你和Koric稍會碰面,僅是在晨間外掃時間路過彼此的掃地區域時,有著那短暫的擦身而過。
        若硬是要把你和Koric扯上關係,或許只能說因為按照姓氏的排法,你在班上的號碼與同姓的高材生,剛好是接續兩號。所以在從事一些需要照號碼排隊的課程活動時,於休息時間常可看到Koric來找高材生交談,你才可以在那時坐在一旁,清楚看清他高挺的鼻梁,深陷的眼窩,濃密的粗眉,怎麼樣也刮不乾淨的鬍渣,與咧嘴而笑時左右各一微微露出的小虎牙
        那時的Koric,竟還像是個乖寶寶般,留著高中生不超過一指幅高的小平頭。

        對於將來會選擇唸自然組的學生來說,要求老師只畫重點考試的歷史課,總是悠閒恣意的。
        在一次歷史課交換坐位時間,你索性自戀地於畫完自己的面相素描後,竟像畫上癮般,手癢地也給隨機換坐位,一同在教室後面打混的Koric添上了一張素描。你還突發奇想地為他設計了新髮型(你說,其實是因為小平頭一根一根的頭髮兒畫,太費工時了)。
        美麗的東西,你總是希望能以各種方式保存下去

 

        到了高一下近期末時,因為班上一位同學不在預期下的突來COME OUT,身為輔導股長的Koric理當第一時間,作為同學的夥伴,盡可能地安撫那位同學,陪他一起面對他與家中的衝突事件所帶來的浮動心情。
        那位出櫃的同學竟以”常看到山堯眼睛閃爍的水光”為理由,收買了Koric要你一起加入對抗「恐同」的團隊,殊不知你不過是因為戴隱形眼鏡眼睛容易發乾,而自動分泌淚液去潤濕眼框的本能反應罷了。
        又或者,那位出櫃的同學是本著同行人的GAY達啟動,嗅出了你的身上也和他有著相同的氣味,所以才硬是拉你下水。
        
       
Anyway,因為這件事,你和Koric終於有了實質彼此熟識的機會。
        會不會你們那一點點的曖昧情愫,就是在那時開始悄悄發酵,那個連他自己也都沒有預料到,會在他身上產生的同性情誼。

        
       
公佈自然組與社會組分班決定結果時,你與Koric被列在同一第三類組的班別名單上。
        在榜單下觀看的Koric內心異常高興。這是他事後告訴你的。
        孤僻男比較擅長歷史等文科,數學表現不佳的他自然選擇待在社會組,自然是和你必是有著不同層樓的分班學習。
        
       
同處在麗澤樓五樓的你與Koric,新學期的一開始,你們倆就比別人更快地打成一片,短短的幾星期相黏,馬上超越了前一年的同學關係。

        你與Koric身高相仿,所以依高矮排隊分發坐位時,倆人一前一後可以刻意分到左右相鄰的坐位,也惹不得他人非議。
        又或者其實你們跟本不在乎他人的眼光是如何看待,所以連掃地工作也是要求衛生股長,硬是把你們倆─你打掃小便斗,他清理洗手台─牽連在一起。
        Koric他老媽也向你這樣反應:怎麼Koric他回到家後的話題,老是「山堯東,山堯西」地圍繞著你開心談及。他和高材生相好時,尚都沒有這般興致地聊著學校的生活記趣。
        你當然高興Koric這位朋友能夠對你如此般在意。而旁人的欽羡,愈是讓你們倆更是放肆地上下課皆沉浸在一起。

        你們倆過度迅速的熟稔,是加溫了彼此間言語的活絡性,卻也讓你心中那份不安,在一片本該祥和的關係中,破土探頭地擾亂了你與Koric之間的平衡性。

        明明你與Koric間的不拘泥,是達到了中學時渴望能與W有著追逐求歡般的風景;可在真正擁有握在手中之際,你卻又感受不到這是你所希冀的輕鬆情誼。
        你本該對Koric只存有著「好友」的定義,可你是早先了一步察覺,這樣打鬧,彼此開玩笑的互動,並不符合你對「好友」表達的期許。
        是因為在禮教尚是傳統的家庭影響下,禮尚往來,仍是囚錮著你對友誼妄想恣意的心靈,影響使你認為,即使是很好的朋友間,也該保有著一份「尊重」之意。

        對,你就是發覺到你與他之間,少了那麼點「尊重」的感覺。

        你說你並不是不喜歡兩人間坦然不拘謹的示意。輕鬆沒有防備的互動,是你何得何能賺得那他願意給予你的,與手足之情相仿的友誼。
        明知有些會使你眉頭稍鎖的念頭,不過是你杞人憂天的個性,反噬著本當享有的愉悅光陰,你卻還是不加防備地讓這不安的念頭,灰朦朧地籠罩於你上頭,使你們之間漸生陰影。

        那天在小胖班長喊「起立,敬禮」上課口令,大夥在等待老師進教室的前一刻,你轉向右邊,朝向正準備再拿你中餐喝湯時,分不清是菜頭還是蕪菁(大頭菜)的話題大作文章的Koric提出:
        「我想,我們應該分開(一段時間),彼此靜一靜…」
        語畢。
        隨著全班的起立與坐下,你沒再多說什麼,Koric也沒有覆議或異議地向你提出些什麼。

        那節下課,你與Koric皆不在坐位上。同學們以為你們又是相偕外出溜搭於1F合作社間,所以沒有特別留意。
        直到傍晚的打掃時間,在七樓外掃區域的廁所內,你們反常的不言不語,就連平常不怎關心你們倆互動情況的班上邊緣人物,也察覺到你與Koric之間的,短路現象。

        倒底你們還是「公私分明」地,隔天第一堂課老師站進教室,你們改從講台左右各邊到達教室前面。
        一邊是Koric右手拿著靛色皮革卷宗型點名簿,一邊是你左手持著青綠色課程記錄冊,很盡職地完成副班長與學藝股長該有的責任。
        不帶任何情緒地行於,關於昨天的約定之後。
        班上同學們當然注意到你們倆沒有一前一後地走在同一線道,照說在課堂老師於點名簿與課程記錄冊上簽名的三十秒內,是大家最後可以把握的閒話收尾時間,這時同學們卻不約而同維持了最高品質(靜悄悄)的氣氛。

        最不習慣你們這般分道揚鑣的陌生行逕,莫過於坐在你們倆後方的小胖與Tako(たこ)。
        小胖是班上的班長,替同學處理一些大小紛爭雜事,一直是他的心願。
        Tako則有點懊悔自責於當初掃地工作,不應該因為你們倆的撒嬌,而失了衛生股長該有的公正,硬是把你們兜在同一打掃環境。現在好啦,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得在廁所看著你們倆同擺著撲克牌臉生著不知名的悶氣。
        其實你們倆在鬧啥脾氣,大家說實在也搞不清。
        或許就連處於當事人(或受害者?)的Koric,也弄不懂你會提出分開的動機與原因。

        接下來班上的同學群組,便自然地有著些微的挪動。受了傷的Koric由Tako接下原本每堂下課,你和他打鬧的位置;小胖則陪著他在課後水利會大樓補習班的情緒維持,得以正常唸書準備高二的第一次期中考。
        你則和班上一位異男,木容子,在其他同學自動讓開後彼此走得近,只因為他叛逆的西裝做褲下所修飾出的翹屁股,得以讓你在滯水中奮游後,暫且於這突起的小島上擱淺休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