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79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起飛‧降落】風起漣漪

                                      本故事內容純屬虛構,除了那些曾經的存在。


【第四話】風起漣漪


        返鄉回到台中陪家人兼休息,你難耐身體上的慢跑習慣,必須停頓休息三天的時間,沒辦法到操場上一展身手。
        其實是因為內心作祟於這七十二小時見不到他的使因,使你不安於才開始和他可以擁有交流卻沒法與他相遇。
        你不知這樣早早就對他抱持著期許是否應該繼續,不過這段時間熱愛於慢跑運動,你真的有一半原因,是為了可以在操場上有機會聞嗅到他的氣息,聽到他燦爛的笑音。       

        到達學校的下午時刻,你同樣從系館往操場上邁進,但這回稍為打點了儀容,整理了心情;你想,也許這回還能幸運地和他不期而遇,嗯,更正,是期待相遇。
        從大成館西方側門旁的研究室出發,通過「光二不夜城」和每到下午時間便一堆高工生聚集打發時間的唯農館,之間的綠蔭走道,不時會有松鼠攀爬樹枝快速穿過你的頭頂;再繞過學生腳踏車停車廣場,由光復操場的北面入口處斜坡進入,是你從你系館到操場的最短距離。

        左擺右晃地輕鬆隨意暖身四肢身體,你這大近視眼卻是很努力仔細地掃蕩了操場整個平面距離;直至暖身運動終了之際,你才偵測看到這天選擇黑T為上,卡其七分褲為下的他的背影。
        你倉促追趕上去,不是以過往的慢跑步調在移動,而只是在跑道最外圍緊緊隨著他的影子緩慢前進。 

        追踩著對方的影子表達喜歡的心情,這點你最在行。 

 

        「今天還是準備跑20圈?」
        果然你們的起始語,還是必須依賴著舊有的話題。
        不過一開始我會配合著你的腳步一齊前進!你點點頭並對他說著。
        你不想再是只有他追(著)你。
        「不用啦,你還是先跑你的。或許你跑完20圈,我早就已經休息去了;我的體力沒那麼好,沒有辦法像你一樣有耐力。」
        他拿出同樣的笑容讓你無法抗拒地必須順著他意。
        是因為你先前表現,而給他有你習慣長距離慢跑的誤解?其實慢跑不過是你目前比他稍為擅長的能力罷了。
        而他既已這樣表明立場,你也不好賴著要和他跑在一起;你知道若堅持待在他身旁,或許會讓他產生壓力,在你們才剛開始時。
        你再次點點頭,超越他後繼續獨自向前。
        回到習慣的步伐繼續,但你心裡還是偷偷想要鞭策自己快快前進,欲從多他半圈的後面追趕上去。
        他熱身幾圈後回到健訓室門口,帶著「不要停下,繼續向前跑」的表情告訴著你。你卻相當心急地做做表面功夫,偷懶只跑15圈,為的是不要讓他感到一個人的孤寂。
        可明明他在健身室人緣這麼好,是不缺你在那裡陪他的啊。你真是太抬舉自己。
        不過你有這般自信,還是給你拍拍手鼓勵。

        「今天怎麼只有跑這麼少?」
        呃,還是被抓包了。原來他真的有在幫你算著你所走過的圈數距離。
        還是他其實在算的是,你何時可以回來相聚?你又在心裡少女幻想著。        
        既然他有這般關心,你也不害怕直說內心的心情。
        「嗯,因為我擔心我若真的跑完20圈,你就已經離去,這樣就失去了和你聊天的機會啊。所以我才趕緊停下休息找你。」
        「今天有做比較多組運動(重訓)嗎?」
你試圖轉移話題。
        「還好,我都習慣一次只從事一些肌群,所以只要花30分鐘左右就可以結束;不過會來運動主要只是散散心,有時也單純地來這兒和認識的人聊聊,或幫學弟輔助運動而已。」
        怪不得他會老是往健訓室外休息,才可以看到你在操場上的賣力。還好,這樣長跑的堅持總算有意外地價值收益,讓你可以被他注意,進而遇見他。
        「你呢?還要進去(健訓室)做運動嗎?」他手指向後比了比粉綠色木製門口的方向。
        「不了,我的左手腕在痛不能重舉,都是因為沒有你在一旁的幫忙,所以才會不小傷了手腕。」
        「有嗎?你受傷那天我有在旁邊嗎?Sorry,我應該要去幫你(撐住)的!」

        看到他的自責神情,你內心笑道他竟聽不出這只是你對他的撒嬌;當天他當然不在場,這只是向他說明你也希望當你在重訓時,也有他在身邊指導或輔助進行。這算是你對他的請求與邀請?

        「所以,你要回到系館去(不再運動)?你的系館是在?」
        「嗯,我們系館就在榕園前面的那巴洛克式白色日本時代建築,就是你學生證上印的那棟圖印。你呢?要吃晚餐去?」
        「會先去買鮮奶當飲料喝,再回系館繼續實驗研究去。我和你一起往你們系館的方向去吧。」
        這麼好,馬上就有一位保鑣護送你回到系館。
        「還是我陪你一起走去買鮮奶吧。反正我今天少跑五圈,就用散步走這段路程的方式補回來吧,這樣也挺不錯噢。」
        從你在跑步的過程中,只能目光送他背影慢慢縮小以來,這是第一次處於可以和他一起相偕離去的畫面裡。
        你們朝著對角線的方向往司令台右側的南面出口走去,四隻腳步踏踩在剛修剪過操場中間盎綠草地,三月天十八點多的夕陽將你們倆的影子拉得灰長,某些錯落的角度使得你們的身影旋轉九十度後彼此延伸交疊在一起。
        你們尚是陌生,卻有著想要瞭解彼此背景的動力,言談中都透露了一些願意更進一步熟識的契機。

        「你在成大也待了很多年了,應該有十年左右?」
        「不,我是唸專科後來插大,碩一時採取直升的方式進入博班,算算是有八年的歲月在成大度過。你呢?大學也唸成大工設?」
        「嗯,之後也是直接推甄系上研究所,被每月有一萬二的獎學金可領所誘惑,就這樣茍且繼續待在這裡,把成大就當小學來唸了。算算也有不少的青春歲月耗在這兒。」
        「接下來攻博班?還是畢業去當兵?」
        「沒想要再唸下去了。學設計的還是比較嚮往可以多一點實務經驗唄。再繼續唸博班,應該是要有想要從事教職的打算的人比較會選擇的方向,我比較不適合當老師,因為我應該會把學生都當光光,學生應該會把我恨得牙癢癢。」
        「我有申請到國防役,所以,未來會到台北內湖那嘗試不同的生活環境。台中、台南我都已經有過各自的生活回憶,想體驗在台北那燈紅酒綠下不一樣的心情。其實也主要是藉由這個(國防役)機會,可以到台北脫韁飛翔而去,不然等當完兵再選工作,家中老媽一定會希望我就留在台中找尋發展的機會,這樣五光十色的台北生活也許就不會這麼快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你不考慮挑個國防役而先去當兵,是因為不想被綁四年?」
        「嗯,因為我是喜歡做研究的,所以在台灣研究會比較不適合;即使要當學校老師,還是要有到國外學習的經驗應該會比較好。雖然我不是想再求一次學位,但有國外研究工作的資歷,相信回國後對將來繼續研究或工作會有比較大的幫助。所以目前才想先去當完兵,才有機會朝自己的規劃方向前進。」
        已是二十八歲的他,有著這樣的生涯規劃是好的。
        只是這便提早揭露了你們是沒有未來相伴一起的訊息。即使當兵時間你願意等他,但他有出國向夢想追去的機會時,你又何嘗忍心絆他無法前進。
        你原以為有藍圖可以邀請他一起到台北生活打拼去,又其實沒有理由要他必須配合你心而放棄屬於他的夢想地。
        最重要的是,你們跟本八字都還沒一撇就在這裡犯上了你愛幻想的壞毛病,又不自主地以為你們已經開始屬於你們的夏日戀曲。

        看著他身手狡捷地拿了鮮奶就付帳去,訝異他所謂的飲料竟是930ml的牛奶盒瓶,而且就在你們回程到物理系館的短短數十步距離,就讓它們流盡消失於他突起的喉嚨間裡。
        「所以,晚上你要吃飯嗎?」
        「你不是才剛喝完這樣大瓶的鮮奶,你還要吃飯?」
        「我說啦,這只是”飲料”,所以當然還有晚餐的進食接續。」
        「嗯,我沒有吃晚餐的習慣耶,大部份都喝一點Protein(高蛋白飲品),或鮮奶,優酪乳,全麥五穀麵包就可以打發我晚間肚子,因為晚上我比較不喜歡把肚子撐得飽飽地。」

        你當然注意到他馬上露出不願一人進食的眼神,知道不應該這樣倔強地婉拒他邀請你一起晚餐的好意。
        「但是,我今天晚上特想要吃個晚餐噢。」
        這欲擒故縱,想要讓他知道你是特別為他破例的招術,也未免用得過硬。

        「不過,我出來運動沒有帶錢在身上耶。」你邊掏著口袋邊無奈地說著。
        「沒關係,我先回實驗室拿錢,再一起去吃吧。你在樓下等我一下,我拿了馬上就下來。」
        「嗯,不如我和你一起上去,也好順道參觀你們正統的實驗室命名。」
        「耶,這樣有一點尷尬。」
他有點為難地表示。
        是啊,你們才認識不久就這樣冒昧要進入屬於他境地,又再一次顯露你太積極得心急。
        「不過我們研究室就是擺了很多實驗器材,有點小亂,那陳舊悶悶的氣味也有點不好聞,所以希望你不要介意。」
        友善的他,還是帶你一步步踏入他的空間國度裡,縱使周圍他的學姊學弟有著眼神不解的懷疑,他似乎已經準備就這樣裝作不在意地介紹「這是跟我一起運動的學弟」,任由你一點一滴將他的生活環境映在你的眼簾裡。

        從光復校區走到大學路,經過育樂街口的小7(7-11),延著「窮理致知」白色牌樓下的紅磚道轉向成功校區的物理系管,再回程往育樂街方向移動,這樣沒有規劃過來回往返的路程很不合講求效率的你,但因此拉長了你和他擁有更多邊走邊聊的機會,當體內專主戀愛的荷爾蒙一分泌,你何嘗不也樂在其中忘了那些狗屁時間效益。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要花再多的時間你都願意爭取。僅在一開始的熱戀期。

        他帶著你從勝利書局旁的小巷鑽入,好避開晚上下課後育樂街主道過多的人群。
        沒有特別浪漫地豪華背景,沒有優雅音樂的伴隨身際,他只是帶著你到他喜歡的快炒餐館裡;他捨棄平常坐下後抓著壹週刊閱讀的配飯習性,靜靜坐下,介紹餐點,有著彷若主人招待客人的基本禮儀。
        如果這裡椅子有椅背而不是鐵盤圓座,或許他真會如紳士幫你拉個椅背說聲「請坐」。
        「這裡的炒飯份量有點多,你沒有習慣吃晚餐就不要勉強去多吃;吃不完沒關係,我再幫你吃。其實我們應該只叫一份就好,我們倆可以分著吃,畢竟這兒的量連我都覺得有點多…。」
        呵,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可以一起共食一盤佳餚,你以為這樣的互動只存在熟稔的朋友情誼,要不就是情侶間的愛情關係。

        小妞炒飯是由兩位女性所一起經營,主廚著白色T恤穿套上深藍色圍裙,露出經營餐飲店者最常有的略胖身材;她短髮頭上包紮圍上街舞客愛用的三角頭巾,像極刻板印象中女同志慣有打扮的" T "。當然在一旁負責幫忙端上餐點與清理環境的另一位她,必是留著水波捲長髮就差染得一頭金,便自動被歸類為扮演" 婆 "的角色裡。
        你老愛上演這世界是為同志充斥的社會,又逕自對她們倆這樣的角色給予自個兒不負責任的詮釋。

        拿著鐵匙挖著鬆軟粒粒分明的青椒牛肉蛋炒飯,他說著上健身室的過去歷史年記,解釋並沒有你以為他習慣主動和陌生人交談的習性,但卻願意這次先主動和你搭訕開始跑步運動的話題,是在暗示著他對你的特別用意?還是僅誤以為你已和他同在運動的學長U已認識,所以單純地只是前往打招乎表示禮貌而已。

        「和你聊這麼久,我還不知你的名?」
        「我叫仰宣,抱歉有點像女生的名字。」
他羞赧地說著自己的名字。
        「不會啊,有著〝仰〞字,正符合你的男性剛氣;再搭上一〝宣〞字,似乎又多了那點陰柔斯文的氣息。」
        你拿出推銷設計理念給顧客安心的看家本領,黑的也要說成白地想要讓他開心。
        「嘿,你剛剛是有吃糖果嗎?嘴巴很甜喔!」
        如果排除你是因為他,整個心裡都有著甜蜜,才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你心想,其實也算是心裡對他的誠意使然有著必須。

        爾後你們又聊著他的家庭,原來他是個道地台南之子,之前一直住在家裡行機車的來回通勤;直到博四必須多花點心思待在實驗室進行,才開始一年的住外生活期。
        家中大他幾歲的老姐和小他四歲的小妹都已經投入社會的洪流裡,他也成了家中尚未有經濟能力的閒聊笑柄。
        是這樣暢談他的世界他的故事劇情,這次你卻沒有打算向他輸入你的過往回憶,如果他真的願意你們還有著怎樣的未來繼續,也許屬於你的空間你的心情,有一天他也會想要主動植入他的程式裡而問起。
        或許是有著過去感情學習,你是習慣那樣表明你對他的歡喜,卻一再提醒自己不要太過於心急將你自己推銷予他。
        他的生活,你會努力漸漸去滲入參與;你的甜蜜,也等待著他主動嗅聞靠近舔食留下痕跡

        會不會其實你們倆都是這樣孤單地,只是想要有人可以陪伴於成大求學的最後一段回憶。
        他是否也和你一樣有著相同的期待,明天,還可以在操場上看到彼此,單純地滿足這被風吹所輕挑過,隱然而擴散的曖昧漣漪。


        ※部份圖片感謝: 【著迷‧海】  &  【 non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