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5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起飛‧降落】追逐相遇

                                          本故事內容純屬虛構,除了那些曾經的存在。


【第三話】追逐相遇

        剛入碩一那年初秋,天氣亂得已分不清是梅雨季節尚未離去,還是伴隨颱風外圍環流所引起的大雨,在台南的天空持續下個不停。
        你方可體會研究所租屋在外,已不再如住在距離咫尺的學校宿舍 (你住了四年的大學時期光二宿舍),只需撐把酒紅雨傘,跳過幾個水窪便可不沾塵雨安全抵達系館工作室那般便利。
        如今必須挑戰即時突來的傾盆大雨,儘管眼鏡被雨水覆蓋,你依舊得在水滴空隙間辨識紅光綠光轉眼瞬變,以及希望新買的DIESEL走路鞋可以少點浸濕。

        來不及褪去乳白色雨衣,便匆忙在勝利路早餐店,點選習慣的燒肉蔬菜沙拉蛋餅,和著必備的溫豆漿(縱使在熱天你仍堅持不喝冰豆漿),你掀起雨衣將右手伸入那半節因雨水毛細作用染成深藍色,已快鬆落的Levi's 599超低腰刷白牛仔口袋中,翻找該死的肆拾塊,帶著滿臉歉意轉向後方等著你結帳,their turn的婆婆媽媽們無奈地笑了笑。
        你轉身因著雨衣緩慢跨上機車,在準備帥氣揚長而去之際,驚鴻一瞥早餐店算帳年輕小夥計,彼此勾肩搭背不知天高地厚傲氣談笑的身影,任憑排氣管在你呆駐雨中甚久逕自冒著白煙抗議。

        你有多久,沒有和別人這樣,勾肩搭背?


        你說勾肩搭背所給予你的感覺,是在高二和Koric正式開始交往後的一種享受,是一種被保護,願意去保護對方的行動承諾。
        因社會大眾可以通融女孩公然在街上牽手,男人間卻解釋為要不得的污穢,在如斯男女不平等觀念所壓抑下,勾肩搭背是你們倆在人群中卿卿我我的屏障保護。
        你們沒有在校園光明正大十指交扣的勇氣,卻有大庭廣眾之下彼此勾肩搭背的默契;曾幾何時,勾肩搭背成了Koric和你在高中時表達溫暖情愫的貼身互動。
        原本只是單純男人間的肢體接觸,對於身為喜歡男人的你,似乎不再是稀疏平常,茍且瞎鬧的哥兒們表現。為了避免勾搭男人肩膀而引起佔人便宜的莫須有罪名,先踏上大學生活的你,開始學習沒有溫暖胳膊搭在雙肩,獨自生活的日子。
        縱使Koric一年後也到同一所學堂報到,但你們不再有如年輕勇敢挑戰世俗眼光的衝勁,也沒有了高中在黑暗中漫步一中校園內腳踏車棚前走道,你右手他左手各拿一隻校門口前拾圓蛋卷冰淇淋,於圖書館K書休息時必備的甜點,剩下緊握彼此的雙手停在單槓下完成每天巡禮,盡失那份浪漫的情趣。
        勾肩搭背成了你們高中已過去的回憶,校園巡禮也成了你們沒想過要在大學校園留下些什麼足跡的陳封名詞。

 

        原來你已有五年多,沒有再淺嚐過,勾肩搭背身體相接觸的餘溫。


        年初於元旦陽光充斥校園的草地上,@e是那樣願意再次與你勾著肩,搭著背,將你緊緊擁於胸前溫暖的懷抱裡;雖有牛仔外套作為第三者夾擋在你們倆之間,但你仍可以感受到@e體溫熾熱傳遞。
        你再一次於戶外太陽底下重見光明,心裡升起暖暖甜美受呵護的愛意。
        對你來說很多事就是如此,雖然只是小小舉動,無心之為,卻足矣正中你的下懷,輕易將你擄取。

        你與@e認識是在他男友的喬遷Party。那晚參與的盡是來自台中各行業的同志夥伴,只有你出發於台南,@e則從高雄北上。這麼多人可以任你牽拖,你卻在最不該的雙眼中看到與他的彼此動心
        你可以不顧論文應該必須的進行,和@e在MSN上暢談一整個工作天;你可以捨棄”六年十班生”該有的心定,玩著每整點上線聊完一刻鐘便必須下線克制自己因MSN荒廢正事的遊戲(不過下線的時間你還是在等對方上線,對工作的進行似乎沒有太大的幫助)。
        你力排眾議在新年度的第一天選擇與@e在一起,然後再無理頭地閃電分離。

        和@e在一起的時間並不長,但卻戀愛得可以。明明是以第三者的角色購買門票入場,但你們倆卻可以玩得假裝不知你們其實如履薄冰。人說朋友妻不可戲,你在戀愛沖昏頭之際就是那樣不信邪地為自己的經歷劃下不甚美觀的一筆,是如斯將其看得太輕。


        @e告訴你,他是走低調路線的。因此你們在高雄大街上,低調地有著恰當地勾肩搭背滿滿熱情。
        在他的小五十機車後座(@e人長得高大,卻喜歡小小的事物,小小的機車,小小的Mini Cooper,小小的你),你也是低調地配合將雙手乖乖放進前座他的外套口袋恣意磨蹭
        你們挑戰著低調可以發揮的極致,高雄愛河畔真愛碼頭旁的舊貨倉舊艦艇前,你們牽手相吻偷情於那個黑夜裡,延續到高雄火車站二號月台階梯下無人凝視的空間裡,透過舌尖交纏探索彼此口味後告別。
        你們特愛上演連續劇八股劇情,你在車廂內他在月台上,隔著火車玻璃窗,耳聽手機傳來對方的聲音,眼睛則不忍別離地凝視著彼此的唇語。
        你以為,這就是所謂戀愛時理直氣壯可以享有的孩子氣。

        約會時總是甜言蜜語不免三兩句,你當然不會傻傻地當它作海枯石爛也不會變的承諾。但@e在打狗英國理事館前的咖啡亭,卻給了你千言萬語抵不過一句話的現實提醒。

        很多人會問你說你學設計的,幹麻去選擇背上國防役。一次綁約四年不能隨意換工作(除非公司倒了),對於喜新厭舊擅變的你,無疑不是一種束縛;況且國防役的工作內容多為電子電機,資訊機構等相關科系所專長,以你的ID背景只能去當”插花仔”。
        學校同學們聽到這消息,都會有點擔心本是該求新求變的設計習性,待在同一個電子公司作同類型的產品設計,在一成不變的工作環境那麼久,四年後會不會磨到你了無創意失去競爭力。
        你當然可以花上半小時,攤開圖表冠冕堂皇地分析國防役的優劣性(但你會如保險業務更加重於第一象限的面向進行分析),你亦可以義正辭嚴地舉例機構與ID那上游與下游的因果關係性,計劃著在一開始是入機構部門到日後轉戰ID,分別於兩年配兩年,或三年搭一年地分配學習,相信四年一定也會很快就會過去(就把它當作又是一次大學四年的學習)。
        你是盡力想說服大夥兒讓他們明白,你會走向國防役一途,是做足功課,做好準備心理。

        其實你是知道,你會對國防役那塊大餅動心機,只是單純地,想要讓他安心


        打狗英國理事館面對偌大的西子灣口,@e說情侶約會不可以錯過這一個景點。你在他耳邊輕說只要和你在一起,哪兒都可以留下不會錯過的漂亮腳印
        你們在領事館前圍欄邊,聞著義式咖啡的芳香,品嚐焦糖榛果奶茶的濃郁。看著下方停車場離去馬上又補滿的車潮,@e告訴著你當他有了Mini Cooper將如何駕乘旅行。
        你們在長形吧臺桌上畫著冰水凝結滑落於桌面的水漬,你說著幼時老以為自己是從石頭裡蹦出來沒人要的趣事,@e聊著他和家人互動的種種關係。你以為同是設計背景的你們,可以共同提筆為未來畫下兩人生活的藍圖,為下一步該怎樣一齊走領有共識與默契。

        「在你還沒當兵前,我們之間都不算是什麼…。」

        @e眼睛望向海洋有著他更長遠的企圖與謀慮,金黃色夕陽餘暉灑落印在他的側臉,使得@e的輪廓愈是明顯愈是俊俏。
        @e慢慢轉過頭來對你微笑,你也輕輕地對他點了點頭,悄悄地在心中下了個決定。

        你放棄了想要申請到陸軍海龍蛙兵鍛鍊漢草的夢想,重新拾起書本啃著國防役基本要有預士預官條件,必考的國文、英文、計算機概論、憲法與立國精神等四大科目,連幾回坐著區間車到高雄與@e碰面的四十分鐘車程上,也和學生們爭奪可以靠背的站立位置,索性將考古題一題一題地吃進肚子裡。
        你傻傻以為,只要掙得國防役一職,每月少說也有40K薪水的固定工作,便可免除@e擔憂一年兩個月的相思之苦。你總以為這樣的付出便足以留住他的心。

        然你們在一起的時間仍沒結束已存的三角關係,再加上他俊美的外型實屬同志所愛的熱門類型,缺乏安全感的恐懼總是在一個又一個的深夜蝕啃著和他在一起的美夢後,由不得自己地在半夜中驚醒。
        @e並沒有等待你給予他是否有國妨役的肯定消息,在他消失三十天後留下一句「有緣無份」,留你蜷曲在洗手台下任眼淚淹沒看不清未來的眼睛。


        在@e離開後,你突然不知在兵役上的選擇是有怎樣的意義。然the show must go on,沒有了在南國繼續生活的目的,卻更有著到北境拓疆討伐的動力。
        你有了若不行國防役,在服一般兵後必被老媽留在台中工作,必須住家裡不能亂來的新理由,為繼續朝國防役之路前進著實找了個好藉口。

        經過幾番波折,你終於收到領有到北方服國防役的確定訊息;在重回夢想後的你突然再一次感覺人生充滿活力。除了周遭的生活因此也許可以更加美麗,對於距離在北國生活的幻想邊境似乎是那樣觸手可及。

        《Angels in America(美國天使)》內有一橋段:「…上帝用鋸齒般的指甲劃開你的肚皮,塞入大手扯出血管和臟器。祂用力扯、用力擠,最後將骯髒又糾結的內臟塞回你體內,你得自行縫合傷口,然後起身四處走動,你體內受損嚴重卻假裝沒事。而那種痛,只有自己才知道…。」
        上帝給了你這次重生的機會,給了你再一次的自我滿意,使你升起另一回地信心滿溢。你必須致力的便是將心中的那份傷口縫合,把不再潔淨的內在試圖接近原本純淨的本質。
        你立下眼前對自己的標地,在操場上決定面對渴望已久的,那隻男體。


        你比以往更早到操場就地準備,環顧四周還沒嗅到他的氣息。耐住性子迴圈找尋,果然過了首圈二分之一後的全程,你看到了熟悉的白衣T恤,卡其七分褲背影。
        從他側邊擦身而過後告訴自己,請他等待你準備好的出擊;過去只有健身室前的四目交遞,你拿出勇氣改變舊有的輪迴定律,這次一定要開口與他有所交集。

        刻意穿上外衣掩飾汗流浹背下的內心焦急,縱使你因上回握推用力不當傷到左手腕,現階段仍手痛未癒沒辦法擁有健身重量訓練的目的,但抓緊時間還是往健身室邁進。你知道你將有所行動編輯。
        三兩下晃晃自己的腰部身體,看著他於人群中來來去去。你使著眼神的凝結注視,是在告訴他:我想認識你。
        也許他是早已看穿你的眼神勾引,比你還早先一步灑脫地站在你面前,主動提起話題。

        「你都跑完後還來這裡(健身室)?你跑得還真快,我在後面努力追你,想挑戰自己最後還是放棄…」
        哈,果然二十圈的辛苦堅持總算有所回應,你不難臆測你們可能開始的話題一切出發就從這裡。
        而他在話中所帶的語句(努力追你)是否有著可以想像的用意,你也嘗試著以另一種語中帶話的方式,給予喜歡他追逐的回應。
        「如果早知道你在後面追逐我的身影,那我一定會放慢腳步和你一起齊頭併進…。」
        
        沒有太多的繼續話題,他回到習慣的室內健訓行程:一樣的是他對每個人的熱情歡迎,一樣的是他吸引你的微笑將你所有堅持擊破
        也許你將只是在他生活中小小的過客群,但對你的意義其實可以更大放光明,至少,你可以擁有的不再只是背後偷索暗地,是可以更直接面對最生動更真實的彼此。

        瞭解已經是物理博四的他,在求學階段將是最後不到半年的步跡;而工設碩二在台南近六年的你,剩下的日子亦將是最後不到半年的回憶。
        如今在這樣的時空這樣的機會裡可以彼此相遇,除了珍惜,你實不該有所惋惜;儘管設計發起了物理變化的契機,又或許物理引起了設計動機,是朋友?或是可以有更多的延續?似乎都不該再仔細分析。
        你是那樣知道,你的心中將擁有著他,擁有著這天彼此的把握時機。

        是如此慶幸地,追逐相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