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5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起飛‧降落】可以飛行


                                        本故事內容純屬虛構,除了那些曾經的存在。


【第一話】可以飛行

        沒有下雨的信義區假日,人潮總是擁擠的。
        從觀光客必行的101名牌精品半日遊,和著市貿的大小展覽期出入的尋寶達人,往北延伸至專門為放映電影而量身打造的威秀影城,男女,男男,女女,或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們,趕著搭上「看電影為台北人重要休閒活動之一」的文化潮流。

        威秀西邊連著有如台南focus、台中Tiger City的紐約紐約,東邊貼著集結Straight駐足夜店,與我常會去運動之亞力山大的NEO19,再與新光三越A4、A8、A9、A11館在此地結合成一水平式信義新天地的塊狀商圈,成為流行族走踏新據點。
        在天梯相通的巷道下方,百貨外圈的騎樓人行道上,不乏街頭藝人的即興表演,和圍觀群眾看得興奮的喧囂,與各廠牌新品上市時發表會的活動造勢互拼人氣。

        再往北一些的誠品信義旗艦店,這棟於夜晚便會顯現彩虹色燈光齊放的摩登建築,也緊臨捷運市府站出口,2006年落成後馬上成為台北市新的流行指標,是個難得可以把台北品味推向國際的代表作(因為彩虹色燈光使然?擺明了歡迎高消費能力的同志族群?)。
        為了和週遭的商場做區隔,本著「信義計畫區既是台北市首屈一指的工商娛樂重鎮,就不該讓文化缺席」的信念,信義誠品的設計主軸在於塑造出一個具濃厚文化性質又不失現代的地標;其內是不同於大家隨地就坐打書釘的誠品敦南店有的奇景,更於內裝空間的規劃上各具寓意。

        信義誠品又因交通便利性,改變了大家的購物習慣,不少人開始以誠品信義店做為遊逛東區商圈與信義區這購物水泥森林的新起點。

        也因為這般地與東區相連,”同學們”的集結出現,不再是東區統領加州後方小街小巷,或西門紅樓小熊村、牡丹類茶店的專利,信義區不時會有如Sex and the City的四人幫,一字成行誇張嘻笑的我族輩出沒遊憩。
        除非,剛好碰上泰國潑水節與安室奈美惠的演唱會處於同一週末,對你來說,整個假日都沒有Gay的穿梭出現,信義區有如一座死寂的空城…
        沒有”同學”出沒的地帶,常讓你感到渾身不對勁,就好像這世界如你一般的人,真的是Straight口中的少數族群。
        縱使如我輩的同志人數正以遠遠大於保守估計的10%總人口數快速向上成長著。

        從南部轉移到台北奮鬥後,同樣也在北部生活的大學同學們,總是會邀約相聚,重返在榕園樹下,宿舍大樓外,或者外租居所的客廳裡,大夥兒聊感情,聊生活,聊未來的場景。
        在四十初頭人數的大學班級中,你們這八位同屬喜愛同性的男男女女的”同學們”,利用這麼個彼此Schedule剛好可以搭得上的假日,選擇在信義區這有吃有喝有玩的地方,團圓彼此互相關心一下近日的生活事蹟。
        對於設計學院的設計科系來說,同志人口在一個班級內只佔有1/5,其實真的不算多,想要有著「鋼彈統治地球」的企圖是也稍有些力不從心,僅得落得名符其實的小團體。

        大二某次偶然於Google搜索資料時,從一篇分析"鋼彈文化"的小論中,你注意到鋼彈這許多少男愛看的動漫,其實是和聖鬥士星史如出一轍,在故事情節的發展上,大量"隱藏"著同志般地男男情節/情結。從小對於變型金鋼等機器人甚為著迷的你,遂將鋼彈列入你的紅牌熱門清單中。
        那時正屆系學會選舉,你和班上的女同學Q在私底下鼓譟著兩人欲組一對,參與系學會會長/副會長的候選人競爭,並戲謔地想採用「鋼彈統治地球」來作為競選標語,便是意味著"讓同志來帶領大眾前進";瞧那德國柏林市長Klaus Wowereit亦是同志一枚,"Ich bin schwul – und das ist auch gut so! (I am gay, and it is a good thing.) “ 更是激勵多少同志振奮的名言。
        不過你與女同學Q卻在誰應該當正的,誰應該當副的著實傷腦筋。是該女權當政?抑或讓文官出生的你卸下教職上台和大夥一起拼經濟(上一屆的系會留下的經費真的少得可憐)?你們那時沒有龐大的智囊團幫忙處理分析這影響著全系未來動向的問題,又忙於讓你們倆足矣廢寢忘食的模型製作,便將競選一事作罷,使得鋼彈最終還是沒有統治地球,而你們還是持續著屬於你們自己的同志小團體。

        然小團體有小團體的美麗,至少,幾位夥伴在班上的表現還算是卓異超群,使得你們更有動力,將同志精神以其他形式繼續發揚下去。

        一般國、高中與大學同學會除了說說現在在哪兒高就,在哪家公司服務,未來展望等等,已達適婚年齡的你們,一定會再被逼問"何時結婚啊",好像沒有提出這個每人必被詢問的標準問題,就像沒開過這次聚會般,無法列入會議記錄以供未來查詢比對。
        這次假日的碰面,你們聊的話題,如同每年舉辦的同學會縮影,最終還是逃不過對於彼此感情狀態的Update。

        女同學Q在信義區算是相對平價的地下美食街內嘈雜的環境下,宣佈她與三年多的女友結束了舊有感情;那段因04年同志遊行彼此相識的佳話就此終止,美麗傳說終究抵不過生活中祡米油鹽下的現實互動,童話總愛下的「公主王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就讓它只停留在夢裡還比較實際。
        目前Q正在積極爭取與同事的愛情可能性,除了要摒除辦公室戀情的困難度,更直接挑戰著該同事現有男友,那份大男人的禁忌:《我女朋友的女朋友》,料想他是在這樣的非八點檔連續劇內過得驚心。

        男同學R拿著筷子撥弄著黃色蛋包飯上的血紅蕃茄醬,感嘆著過去二十六年來還是孤身一人,尚未有過男性身體的床笫(ㄗˇ)力行,直問蒼天何時才能配予其得以戀愛一場的福氣。
        你們都笑說還懷有著童貞好哇,這年頭到哪兒找這樣”純”的男人精氣。
        看來你們不止榮獲最佳損友的偏名,外加像極了那群孝想唐山藏血肉已久的蜘蛛精。
        其實你們都替R有著沉重的憐惜,畢竟他仍是不該讓家裡四姐妹知曉,這位獨子擁有著那蠢蠢欲動的斷袖之癖

        女同學A一連問了好幾個為什麼,到底為什麼,那明明相處得甜蜜的感情,卻因為南北分隔兩地,而顯露出大家都不願意見到的危險遠距離關係。
        不如Q來得堅強的A,眼眶中淚水緩緩滴落在餐點附贈的湯杯,隨即消沉於表面過油膩的湯汁裡,那段兩年多的地下情就這樣結束於對方急速冷淡的言語行逕。
        你說,乖,再多幾次相聚相離,習慣於來得快去得急的愛情遊戲,妳將會發現其實愛情漸漸地不再那樣刻苦銘心。這是你在多位男人間翻滾掙扎多年才鐵了心的結語?

        在安慰別人時,我們總是能那樣理性地與自己撇清一切的可能性;但當自己陷入於愛情的漩渦內時,那自以為已煉就成鐵石心腸的二房二室,還是有可能驟夜轉變成只因對方一個小舉動,就足已讓自己心碎的玻璃心。

        男同學C在碩班的研究中打轉了好幾個夏季,最後一年他將收心於論文的撰寫,同志熱線的義工活動是該放手成為過去的風景;心如止水,是他對於現今感情追求的註解說明。
        女同學B不知在這時說要和她新女友一起到屏東共事是否得宜。在告別了上一任折騰了好久的排球校隊男友後,她終於選擇了她想要的生活模式;也許不再像先前兒女之情那般容易,但大街上兩位女性牽手過街,至少社會還是樂觀允許。

        在前幾位同學所述的灰色背景後,女同學B的近況不啻是為你們帶了一計好消息,讓你們對於追尋感情的幻想還得以繼續延續。

        我問你說,那你呢?為何你沒有也在現場為自己的感情來個十分鐘說明?
        你告訴我,不是你吝嗇不願分享生活故事,是因為大夥已聽你的故事聽到熟爛。每齣上演過的戲碼,有心的聽眾早已背得足矣和你上演對手戲;忙於私事的損友則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原來K是《第三者‧選擇》的主角,M才是《感染‧瘋泡麵》的重頭戲,只知道又是一位接著一位的男人,跑龍套般地出現在你的愛情故事劇本裡。
        「該我說了嗎?該我了嗎?」如斯像小孩子急於分享一天學校發生事情般地淘氣,反成了在冷場階段時,你投以大家的另一個冰點高峰期。
        好像你的故事不夠精彩似地,竟然都不捧場聽個一兩秒,好讓你說個過癮。
        你這樣呧咕地說著。

        「不是不好聽啦!只是…不想聽啦!哈,反正我們才說個一兩句,你都一定會把事情帶到你的男人故事劇情裡,讓我們不接收也不行。」
        「所以當我們每人各說完自己的事情後,你已經講過好幾巡,好幾個劇集啦!還說不夠啊你!」

        Q與R彷彿先前已經套好招似地,她一唱他一搭地,引得你原本是覷黑的面頰再次無言地發紅。又被將了一軍。
        大夥還想要繼續調侃下去時,放在桌面的手機突來震動救了你一命。

        『一則新簡訊』手機方框內這樣標示著。
        「Shit! 是188傳來的簡訊!」
        大夥一聽到你這樣呼喊,原本那揶揄你的興致有如火上加油地,更旺了起來。
        其他男人的匿稱他們不見得全記得,代號188的男人,他們倒一致地印象深刻。

      

        你重覆讀了再讀,以確保沒有看錯。
        188居然還會傳訊息給你!竟然還會想要和你再有碰面!
        而且,還是要到你那月租一萬元/一個月的小套房借宿落腳!

        同學們仍舊在那鼓譟猜忌時,你那Sony Ericsson Z558i黑色普普風手機硬是響起Boyzone的《Words》音樂。
        「靠,188打來了…」
        你趕緊從眾人的歡呼喧鬧聲中抽離,選擇了個美食街內較不吵鬧的角落,一手遮掩住右耳,好隔絕一些午餐時間會存在的店家叫賣,與顧客拉大嗓門彼此寒暄的嘈雜聲;另一手則微微顫抖,不如往常帥氣地將貝殼機翻起上蓋來。
        深吸一口氣,按下接通的綠色鍵。
        縱使環境音再怎樣地紛擾,你還是能從左耳聽筒內傳來的殘弱音頻,辨識出那熟悉的,他的聲音。
        「哈嘍,是我。有收到我傳的簡訊了嗎?」
        「報告,是!剛剛有收到了。」
        「所以那天晚上你方便嗎?想說軍中只放假一天,隔天下午收假了,這樣回南部會太麻煩。隔天中午我和部隊同袍有約一起吃飯,所以就只過去打擾你一晚,這樣OK嗎?」
        「當然方便。反正我隔天也放假,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不會麻煩的!」
        如果,188他會想要多待的話。
        「那就麻煩你了。那天下午下部隊,我便打電話給你通知。晚上一起吃晚餐吧,東區忠孝復興站那有家福勝亭豬排還不錯,我們就約在那邊碰面。」
        「報告,是!那就再等你的消息。」

        語畢。他的聲音消失在現實不甚悅耳的環境音,你卻不捨馬上把手機閤上。
        為何188的聲音還是一樣溫柔。
        為何他還是會用溫柔的話語對你。
        為何你還是會因為他的聲音再起漣漪。

        接到電話的那個下午,大夥爾後的話題你總顯得漫不經心,好幾個笑點都來不及跟上。
        當188說要到台北時,你徹底潰決了那曾拒絕回顧過往有他參與的生活的堤防。過去有他出現的身影,仿若一段段幻燈片般跳躍過你的眼瞼,很快地透過記憶符碼將所有碎片再重新拼湊。
        失了焦的眼神讓你反覆回身,凝望著從K'space櫥窗玻璃帷幕牆映射成的自己,脫了隊地停下腳步。
        你試問著鏡中的自己,已經可以有勇氣面對188了嗎?

        從信義誠品沿著松智路往101走去,入秋的陽光原來是這樣溫暖不刺眼。
        抬頭回首仰望從松山方向,可以起飛飛行的飛機,劃過天空時於一連串新舞台建築物所投射的倒影,呈現一派後現代的感覺,與台南府城多有的悠閒老時光就是那樣不同。
        誇張地說,這裏好像是走向一種世界文明。

        而你,恰巧走在這樣的文明中,努力地呼吸於現在,勇敢地品嚐於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