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5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感染‧瘋泡麵】 I'll Love the Cats?

       年初搬到小姑家,與他們一家四口同住在大湖邊的一棟五樓兩戶的住宅區,離大姑姑家就更近了(兩位姑姑真的是給他住得太近了)
       每天上班的第一站便是大姑的家門口,有時會被攔劫下來喝杯現打的純豆漿,帶上一份抹有香椿醬的法式烤麵包切片,閒話個十來分鐘才放行,讓我得以趕在十點前準時滑壘進公司打卡(老人家總是捨不得長話短說哇)
       三不五時大姑便會規定我下了班(或假日安排一天)到她家,一同吃頓素食家常便飯,外加一客親人關係的佛學道德經;另一重要的任務,不外乎則是告知幫忙照顧友友的起始日期。

       友友是大姑家中的十來歲小黑貓,生得就像宮崎駿《魔女宅急便》琪琪的那隻魔法貓一樣。

       這次大姑和廣論的法友們一同到日本去欣賞雪景,與上次的南部佛光山求經,一去就是八天七夜;表姊也因工作出差,恰巧人是待在韓國,又或者只要大姑不在,表姊也就順理成章地到她男友家去培養感情。
       平常備受寵愛的友友,必須獨自待在23坪(不含外花園地坪,因為友友並不被允許外出)的空蕩家內,大姑特是不捨。
       然不捨歸不捨,有了我在,必須天天到她家幫忙照顧友友,和友友聊聊天,成了十點才要上班有充足晨間可以付出愛心的我,理所當然的新課題。

       其實我不太喜歡貓的,縱使在台北這地狹人稠的地方,似乎養貓比養狗來得更加適合;但在我的人生規劃中,貓咪與我,是尚不存在的。
       沒有喜歡貓,就像自己也挺不喜歡小型犬一樣(話說小姑家裡現在養的就是兩隻吉娃娃…我真不知該不該違背自己的信念和他們玩在一起…)
       我一直想要的是夠大隻到可以騎在背上的寵物 (那有個男人會不會比較實際…可以騎在他背上…hmm…怎麼有點深夜節目的感覺…);自己老是期待著與《Friends and Family》一樣,可以養黃金獵犬這類的大狗,而且一定要是公的(專家說公的比母的大碩),幻想著回到家門口,被前來迎接的黃金公獵犬‧激動著撲前而來,
       說穿了,喜歡的就是這種快要被撲倒的感覺 (OS:若換作是男人,那就是喜歡被直接撲倒的感覺…羞←又是深夜節目的劇情…XD…)

       Anyway,大姑一聲令下,小弟有苦難言且必從,上班前和下班運動後不是先回到家,而是先去看友友是否心跳正常,成了回家的新動線(明明就是順路…)

       「友友,友友,你在哪兒哇?」邊用大姑放在我這邊已一年多的備份鑰匙開著庭院的小白門,邊用著希望被撲倒的聲音輕輕喊叫著 (OS:若真的被貓撲倒…我想我可以登上第十季X檔案了…)
       友友出乎意料地不怕生(可能看過這個人在他家白吃白喝,進出多次了吧),故意斜躺在地上,挺著肚子,喵喵叫地分明是要我蹲下來和他玩耍一翻。
       遵照著大姑的交待,看看食盆內的貓食剩餘的情況,做個記錄並補足乾糧;量測水盆內的減少量,再將已燒好的開水充滿貼齊分模面;拿過濾鏟清掃貓便盆,挖掘貓沙觀察一天的排便是否正常;把吸收便液凝固的貓沙挖出,爾後撲平表面給愛乾淨的貓一個新的便廁環境(OS:在機構部待久了,果然像中毒般,一整個人說起故事來,都…機構了起來…)

       還記得M說要給貓多一點鼓勵,貓兒可以在你對他/她說話的語氣中,探得該對你撒嬌或不領你情的高反差心情。在整個本當制式的行程中,我竟學起M寵愛他女兒的語氣,呀呀地也跟著唸了起來:「友友好棒喔!就是要多吃一點,才可以長得壯壯喔!」
       (OS:都已經十年的老貓了…真的還壯得起來嗎?)

       「友友好棒喔!就是要正常放尿尿(請用台語說),才會身體健康喔!」
       (OS:怎麼有點像在哄小孩…←不過我對我台中家的狗,都是用”放尿尿(台語)來叫她到外面院子小解倒是真的…)

       「友友好乖喔!一個人在家,也沒有亂咬東西喔(還是都咬得藏起來了…)!」
       (OS:”一個人”…原來寵物真的是會變成家庭的一份子的,已經升格為”人”了…)
       不過很妙的是,當我在喊叫著”友友”時,耳邊浮現的都是”麵(麵)”的聲音…

       過了兩三天,果然友友發現家人真的不在了(看來我的角色扮演並不是很稱職,我還沒有給他有家人的感覺),開始少吃少喝少拉撒(有沒有少睡我不知),以不正常的方式進行著他僅可以表現的無言抗議。
       和擔心友友身體狀況的大姑通過電話後,決定在上班前,再提早一些時間先到大姑家,親手下廚煮道友友愛吃的蝦仁,給他加菜一下,安撫一下他的鬧脾氣。

       友友也真是鬼靈精一個,原本耍脾氣時一點也不管我是不是要來看他,當我踏入廚房,於冰庫內翻找蝦仁與熱鍋時,他就悄悄地挪動身子平移到我身邊,在我的小腿間來回磨蹭與穿梭,還喵喵叫地用著大眼睛盯著我的每一個動作,害我有點想如奧力佛一樣,邊做邊講解的咧…不過現場,就友友一個觀眾…。
       說下廚其實是言過了,充其量只不過是把冰箱內的剝好皮的蝦仁拿出,丟到少量熱水燙熟,再捻碎成泥絲狀,扮點尚有蝦味的湯水10ml左右,大姑提醒放太多量友友會吐(←這也太像嬰兒會有的吐奶現象了吧…);不一兩下,友友愛吃的川燙蝦仁就完成了。
       還沒送到嘴邊,就聽到他一點也不害譟地,發出我本以為M說在替貓刷毛才會有的”呼嚕”聲,餐盤一落地,就大膽地在我面前,小口小口地喝著湯汁,再大口大口地嚼食蝦肉。雖友友沒有像寵物狗般地會搖著尾巴,但仍是不難看出他滿足的笑臉表情。

       我也沒有像前幾天急著趕去上班地,靜靜地坐在早晨透過雲層的陽光,可以照射到的桌邊,吃著大姑冰在冰箱內手工製做煮熟的菜頭糕,以及削好去籽放在冰箱的梨山蜜蘋果,就陪著友友一同吃了頓好久沒有的悠閒早餐。
       (OS:原本該是我陪著友友,倒底還是他陪著我….)

       幾次下來的探訪與照顧友友,讓不喜歡貓的我,吃著早餐的那一刻,腦海中還是會有一點畫面在滋長著:

       回想起國中喜歡的第一號男孩,在下課或放學後,特留下來給予他額外的課業指導與解題時,總不難發現在他白色運動T與藍色運動短褲上,沾粘著許多前夜和家貓嬉鬧的貓毛,和手背上留下的幾道貓爪泛紅痕跡…。

       記起個性也像隻聰明貓的E,於他的Blog上,除了不時上載他以小白(MacBook)自製混音的歌曲和大家分享,也在將我抱於懷中時,述說著E家的寶貝”阿貓”一有洞就鑽,常常把自己困住的傻樣(E直說”太口愛啦”…)

       而M也老愛用極寵愛撒嬌語調與高頻聲音叫他愛貓”泡麵”:"麵"、"麵麵"、"麵寶貝"...
       (OS:咦,我在叫著友友的同時,是不是也被這個180公分的大個兒同樣的叫法感染了??...)
       那種眼中心中只有泡麵,不顧正在約會的我們,讓我在一旁逕自對著一隻貓吃醋…。

       正當我還吃早餐一半,半張口地發呆時,友友肚子鼓鼓滿足地跳到我身旁的桌邊,向著牆邊緩緩移動的壁虎凝望,神情就像泡麵在那個下雨天,盯著我平放在她慣用休憩位置上的黑色折疊傘,想靠近卻又害怕地緊緊盯著這初次入侵M房間的黑色條狀物,伸出左手欲抓又不敢抓地收回,引得我和M就像看著自家小寶貝般地發笑。
       M將毛巾放在我淋雨微濕的頭毛上,擦著我的短髮對我說:「你是泡麵會從躲在床底下到出來亂走,所經過的適應時間算短,以及願意被抱的少數陌生人之一….。」

       我伸手把友友抱過來,貼在我易沾毛的Calvin Klein白T恤胸前,用手指作梳子般地在友友的額頭上方到尾峭處來會梳抹著,友友很享受地同樣發著”呼嚕、呼嚕”的聲音;曾有那幾秒鐘,友友的黑毛上因陽光照射,反射出如同泡麵的棕花色身影。
       我於斯地將友友抱得更緊。

       就這樣地,感染於M的瘋泡麵…。


        (PS: 我台中家那小五就來我家報到,已經十五歲的老狗也粉給他可愛啦...只是她也是條小母狗...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