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5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我的光合作用】Sunlight Tanning Salon

        保養達人名言錄:一白遮三醜。

        特別在夏日即將來臨,電視廣告與各大商圈看板,盡充斥著提醒著愛漂亮的美眉們,預防夏日散發紫外線這豔陽頭號殺手,出門前的防曬工作絕不能少,隔離紫外線亦是不可馬虎。
        美白商品的優劣性,想當然爾,必是崇尚白晰肌膚的女性同胞們於這季節最HOT的話題。

        我也愛夏天,只是「白晰的身體」卻是對於我們這愛健身的男人來說,往往是避之危恐不及。
        當大家都在比誰抗UA的係數比較高時,我卻與其背道而馳地研究著,如何讓自己有個較好的「光合作用」,而能夠更接近包青天。
       
(OS1: 當然,能夠練就一身功夫當個展昭的影子也不錯…)
        (OS2: 此光合作用非彼植物之光合作用,除非我成了”綠巨人”…)

        還在台南唸研究所時,在光復校區運動場旁的健訓室大鏡子前,看著一身慘白的自己;雖然身上的體脂與肌肉量,已比早期自己躲在房間裡兀自撕吼來得有成,但在站前後鏡子彼此映射後數個自己的身軀間,自己總覺得還是少了些什麼。

        論文口試結束後老把自己往水都泳池丟,一來是為了讓幾十來件的泳褲可以有機會上場秀秀,透透氣;二來是讓身子可以擠入一群自家人熱愛的日曬行徑,於烈日下活像一個個牛肉乾似地攤擱於泳池周圍,就為了讓自己擺脫白斬雞的行列,弄得自己像蝦子一般發熱熟紅。

        愛美,總是要付出相當地代價的;想走型男這條路,亦是同樣地艱辛。

        如斯地在泳池岸邊五分鐘正面,五分鐘反面地往返翻面煎烤,貪婪地吸取日光精華,黑色素漸漸地在身體內啟動反應機制,大膽地在身體表面浮現爾後沉澱。
        回台中踏入家中大門,老媽見著直驚呼:「你怎麼到了台南唸書,就一整個成了南部人!變這麼黑!」
         (PS: 此句絕無忍何區域或種族歧視之意,請讀者輕鬆看待。)

        不過事實證明黑了的肌肉棒子,真的比較有魅力;再加上個白色小背心來個強烈對比,蛻變後的花蝴蝶果然吸引了一些小蜜蜂圍繞,開始會有新加入健身行列的小朋友前來詢問健身方式(還是搭訕?)
        說穿了不過是身子黝黑了以後,對於肌肉的線條,更有突顯的作用罷了。

        只可惜離開台南爾後的關西當兵,與到台北新環境的適應,身體就一直被包裹得緊緊地,徹底與紫外線阻隔了一段時日。隨著角質層的剝落,身上往日驕傲的黑色素也逐一脫離了我的掌控,鏡前的自己又回到了女人理當嫉妒的一身白。

        從一開始到還沒歇業前的亞力行健身有氧消脂,把12週當兵時的肥胖細胞變小,到後來的重量訓練促使肌束增厚的狀態,雖然已經把身上的肌肉撐脹回到了在南部的水準,身上的慘白還是自己不願意看到的非古銅型男認知表現。

        親自拜訪了北部"同學們"較常出沒,著名的日曬棲息地─青年公園游泳池,卻因其環境相較於水都來說是為簡陋,升起了惻隱之心:想不透為何大家會甘願在這樣殘桓的二樓空間遊憩,感覺就像是被異性戀獨裁者趕到陰暗的角落一般。
        就近也走訪了座落東內湖的大湖公園室外游泳池一遭,卻也因其過度的消毒,染了自己兩個多星期皮膚紅腫發癢的過敏現象,想要於其定居彷台南的池邊日曬行程就此打消(多少還是會想要下水游泳哇)


 

       還好台北這地狹人稠的地方,有著太多想變黑但又不想曬太陽的夥伴,造就了「室內日曬」活動之盛行。

        一開始加入這樣的活動是先到較低消費的台北健身院報到,體驗一下室內日曬機的烘烤感覺,與染黑的效果(不過一曬就曬掉了長達四十來張卷子的日子)
        日曬前先把身子打濕,去角質沐浴後,在一人一機的小房間內將身子脫個精光,上下前後左右地把助曬乳液(或助曬油)塗抹均勻,投個七、八十來圓購得的日曬票券換得的一枚湯姆熊代幣,快速鑽進只容許你在裡面原地打轉,彷若直立式太空艙的室內日曬機,爭取到了12分鐘被高/低壓燈管圍繞發熱扭動身體(是為了打發時間練練去夜店可以擺動的方式,順便讓身體曬得均勻些)的日曬時間。
        學鹹蛋超人努力在兩眼窩間夾著眼罩,以避免直接日照可能造成白內障;戴上被紫外光照得發螢光白色的寶貝套(不讓皮膚較脆弱的它愈曬愈黑,太黑以至於看不到就不好啦...)
        其實要享受健康的日曬,還是要懂得如何保護身體這一門學問滴。


        再來便又發揮持有亞力全國卡的好習慣,開始在三家台北健身院分店輪流使用看看,探察一下哪一間日曬機最適合(日曬機亦是有分等級的),以選中何為常久駐足(光顧)之地。

        還記得在台大新生分店的一次讓一位異男先用的禮讓,換得一次他回饋予我嘗試塗抹高品質快速有效的助曬乳液機會。
        留著小鬍渣穿著深藍條紋Speedo緊身泳褲,看得出亦是擅於體育運動有著壯碩體態的他,邊分享日曬與健身的心得邊流露著稱羨的眼光,讚美我稍有小成的身材;雙手自然地倒出乳液,「來,我幫你塗抹背部」地由背塗完後又繞到我前方,順手從我胸前分壘的腹肌間滑到兩手臂,問著「你假日都會到哪兒玩啊?」,語帶暗示地(還是我多心)等著我默默不語地僅是笑笑回應。
        我是Gaydar故意不開,那麼不多心認為他是個直男而已,稱不上是一劑豔遇,只是英雄惜英雄的男性同胞間的肢體接觸吧。
        (OS: 不過事後想想,這樣算不算是自己被吃豆腐了咧…)


        之後和幾位也有著日曬習慣的Dating對象,室內日曬館也成了我們眾多約會地點的其中之一;日曬活動也從較初級的北健院開始往古銅色著曬房移動,畢竟乾淨的地點也是約會理當在意的。

        小T也特愛日曬,而且進的次數比我更勤,日曬機的造訪便成了我們倆每週一次的必須行程,就接在例行的兩人重訓之後。


        小T和我都很重視日曬的品質,所以從日曬房的挑選,到助曬乳液的搭配,小T都很積極地在和我討論,詢問我的使用心得與日曬方式,好歹我也是比他更早些踏入這條黑後不想再白回的不歸路。
        喜歡探訪新環境的嘗鮮性格,小T和我也很Match,在東區的古銅玩過又到南京店去串門子,和那些翹臀跳國標舞的男仕們較勁,看誰比較黑。


        之後我們倆一股作氣地在後山埤站的古銅達人買下六十張票卷,和著Designer Skin 含金粉的Bloom與有紅酒成份加持的Veritas(in vino),再搭配不同系列的OC Gossip與Still Summer做鮮味,就在這小小每次九分鐘的光屋內定了下來。


        而在小空間內,兩人彼此幫對方的背部塗抹助曬乳液,過程所發出的嬉鬧笑聲,與小T怕癢扭動身體碰撞木質隔間的轟隆聲,是我們在日曬前的暖身(暖聲)練習。

        經過同樣的過程幾翻巡禮,漸漸發黑的肌膚終於可以讓自己在黑暗中形成保護色。如果說古銅也好,亮古銅深古銅紅古銅也好,會讓一個人產生更多自信,是我們選擇去將身體曬黑的理由也不為過。
        然而在健身房內開始陸續地自非洲移民,引進一隻隻撐開羽翼昂首闊步的孔雀,我,會不會也是其中一隻?

 

       「嗯,今天的顏色好像又比一個禮拜前稍為褪色了點(從不滿足的心又在自我作祟),該再去捕補色了!」站在亞力大鏡子前雙手握持各30磅啞鈴的自己,將肱三頭肌貼靠在小T的手臂旁做比較,我向小T提醒著明個兒還是老時間老地方相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