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205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再添一樁】 Again!

        這陣子小T手部因在公司搬重物,自以為頭好壯壯的他沒想到還是給他拉傷了左肩胛前三角肌的筋,所以晚上例行一起的運動時間,我多陪他一起作有氧運動,暫停了重訓與增重的健身計劃。
       
不過身體愛抽筋的小T,連拍照比Y形時手指都會抽筋,在踩室內健身腳踏車才十多來分,小腿又給它抽了一下,所以小T
今個必須兒提早告假離開。
       
「準!!
」我說。
       
(OS: 是怎樣,我有嚴格到連要不要運動都要跟我報備嗎?...不過我們倆真的都是這樣在每天彼此通知會不會去運動的說
…)

       
當小T離開後,我也偷懶地只再多跑了20
分鐘的斜坡慢跑,就到烤箱蒸氣再沖澡擦乳液,弄得全身香香地提早回家。

       
和往常一樣騎著陪伴我七年多的光陽如意125,聽著MP3隨身聽(葛格有練過的...請勿模仿邊騎機車邊聽音樂...),在美麗華前內湖路一段上,大剌剌地騎在禁行機車的內車道上,相當順手地在捷運路橋下320
度地回轉,欲銜接到文湖街直接環山路。就在我習慣以這樣方式行駛了上百次以上,夜路走多了,我終於被深夜還不回家抱老婆寵小孩,像摩門教必定兩兩成隊的警察伯伯,攔了下來。
       
一位挺著大肚子詢問著前面和我一樣,被我尾隨準備去加油的辮子短熱褲女郎;另一位較年輕,戴眼鏡比較書生樣的(是比較喔…)
,則在後頭招呼著我。
       
(OS1: 都已經被要開罰單了,還那麼注意觀察人家長怎樣喔
…)
        (OS2: 如果是像《美少年之戀》那吳彥祖般的美少男警察,說不準我會故意來個交通違規...)

       
「你知道紅燈左轉視同闖紅燈嗎?

       
啥!我不是機車行走在內車道+機車未兩段式左轉嗎?怎會多了個闖紅燈
!!
       
我戴著口罩搖搖頭。裝傻。
       
「你知道闖紅燈要罰一千八百元嗎?」
       
看來警察真的咬定我是闖紅燈了。
       
我一樣搖搖頭,不過我是真的不知道金額是多少,雖然我已經是第二次被抓罰。
       
這次我應該會記下來了(不過知道歸知道,裝傻還是一定要的…)

       
警察拿了張護貝好寫了各式各樣違規條文的硬紙版,指了指其中一條紅字要我看看。

31條第6  安全帽帽帶未扣緊
       
「就給你開這個吧,這只要五百。沒辦法,你也知道我們是有業績壓力的…。」
       
「噗!
」還好我戴著口罩,沒準若他聽到我這笑聲,會把我金額拉高到一千八。
       
(竟然連業績壓力這事都說出來現在警察需要這麼坦白嗎
…)
       
我用著我在口罩遮蔽下僅外露的水汪汪雙眼,帶無辜地看著他,用眼神表達著他的無奈,我是感同身受地收到了。
       
因為再添一樁被開紅單的我,也很無奈。

       
警察好心地提醒我,要五天後才可以到郵局繳款,因為還要五天才把資料傳到各地郵局;在十五天內要繳完。
       
(該死,我忘了問資料key-in假日算不算五天內還是要五個工作天又十五天算是←我是來找碴的,不要理我
…)
       
該注意的事項交代完畢(包含「下次注意,別在犯嘍」…)
,兩位警察很開心地一同騎上各自的黑白機車,往下一個埋伏定點駛去。
       
(OS: 開心地是我自己加上去的為了對應我被開單該有的沮喪心情
…)


       
       
不過很奇怪地,我像是對這「被開罰單」的事感到痲痺了。
       
在被攔住的當下,我和他似乎是早在事前就已經看過劇本背好台詞一樣(當然是他有台詞,我只有肢體語言對戲的部份)
:他站在不會被我擋到路燈光的位置定位,手拿厚厚一疊想要一晚就填完的空白紅白單據;我也一點也不緊張地,左轉鑰匙熄火,沒有離開座位直接在機車上坐著取下安全帽,從包包皮夾內從容拿出行照駕照,手一抖也不抖地交給他比對我的後車牌。
       
就像被關了幾十年牢,早已做好心裡準備的囚犯,靜靜等待最後的判決。
       
(OS: Sorry…前一陣子才看完《曼谷愛情故事》有點戲癮上身
…)

       
這樣的心境,是不是有點糟糕。

       
來到台北後,我的機車似乎和罰單特別有緣,還是耀眼的我連帶影響到機車,會那麼容易吸引到警方和稽查違規事件人員的注意。
       
先是每次騎車到士林夜市去,或騎車到劍潭站轉搭捷運約會去,回來時總是會見到機車被貼上違規停放的通知,只因我沒和那麼多機車一起擠在地上明明只畫三格,卻可以塞上五台機車的停車格裡(我家小銀不喜歡車擠車
…)
       
這般沒按規定停車被開罰單的頻率多到老媽打電話來抱怨,又要她花錢繳費(因為帳單是寄到戶籍地址去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所以之後我到士林去,就索性都不再自己騎車去,改搭交通工具代行(每被抓一次的罰金,我都可以用來搭上好幾次的小黃了…)


       
靜態的罰單我閃過了,改換動態追蹤的紅單緊緊咬著我不放。

       
一天台北難得晴朗的好天氣,早上哼著歌騎車前往公司的路上,在德明技術學院大門口前的T字路口,直行燈由綠轉紅時,我順勢滑到右邊外車道繼續向前騎,自以為已到達待轉狀態,勇敢帥氣地給它90
度左轉繼續前行。
       
左右肩膀隨著音樂微微上下擺動,正陶醉在歌曲意境時,一位機車警察…(OS: !!!騎著機車的警察)就像奧斯卡一口氣囊括下四項技術獎項的《魔鬼終結者II
》,那殺不死的液態金屬人一般,在我身邊追著我併行出現。只是他不是騎著重型機車,而是黑白色速可達。
        
       
攔下我當然不是要向我索取簽名照,是要抄下我的行車違規資料。
       
這位警員也挺愛哈啦,看到我的駕照不是台北人,竟問了問我是來台北做啥,現在要幹麻。
       
(OS: 搞不好是遇到同鄉?還是他男朋友也是台中人好,後者是我多想了
…)
       
他稍做作地思考了一下,告訴了我闖紅燈的金額,嚇了嚇我。
       
我也很入戲的表現得很錯扼,解釋了我對該燈號與行車規則的誤解,外加滿心的抱歉。
       
「我以為我到待轉區再左轉,是ok
的咧!」
       
NoNo
!這路口不用兩段式待轉!你只要騎到內側等綠燈亮,再直接左轉就可以了。」
       
「喔,我以為都要待轉才合規定(語帶無辜)
…」
       
在尚以「情,理」於「法」可通行的台灣社會,警方是接受了我的道歉,不過今天他也總是要開市一下,逕行在紅單上於違規事實一欄幫我寫下機車暫停於行人穿越區(這是指斑馬線嗎?)
,「五百!」讓我連殺價看看有沒有只罰三百選項的機會都沒有了。

       
不過我也不是被罰了還不知悔改的壞小孩。今天晚上再次被罰,總是要記取教訓現學現賣一番。
       
繼續往回家的路行在環山路欲左轉金龍隧道的T
字路口,我特別在等紅燈時看看左前方隧道口是不是有警察。
       
(OS: ㄟ害,我學到的教訓竟然是...眼睛睜亮些
…)
       
果然,兩個頭戴白帽的警察在停於路邊的汽車後方伺機而動。
       
這路口沒有兩段式待轉機車號誌(我特別放慢速度看過)
,綠燈一亮我就放心地大膽地跟著其他機車一起左轉了,雖然高掛在頭上的紅綠燈它的左轉綠色箭頭還沒有亮起。
       
「對不起,這次讓你們沒有業績可增加了,早點回家休息吧。」我在騎過兩位警員右側時在心中默默祝福他們。

       
同樣是在康湖路要轉大湖街的T字路口,我決定要當一次乖小孩,不要又走內線道(雖然它這麼大的一條路的內線兩道並沒有寫著禁行機車,也沒有掛著藍白兩段式左轉圓牌)
,真的在紅綠燈下停下待轉,就怕在深夜的小巷口會有另一個埋伏。
       
我可不想在同一個晚上被開兩張紅單。
       
Shit!竟然沒有警察,害我在路口多等了90
秒的紅燈轉綠燈,白演了一齣遵守交通規則的戲碼。

       
我發覺,我真的病了,病到我竟要這樣鑽小漏洞地自娛娛人。

        (OS”Shit!”不爽真不像我會說的字眼,呼,看來我是有點歇斯底里了該去睡了…)

        
(PS1:以上言論,不代表本人真實生活立場,純粹被開紅單發洩一下不爽的心情…)
       
 (PS2:最上頭照片於97年春節攝於高鐵烏日站,和內文無關,純粹應景用...裝一下沮喪...:P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