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EN IN BETWEEN

關於部落格
終於。
  • 1196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V背後的另一種微笑】


都怪對街一席全身黑色西裝,一百八十好幾的型男,"聳立"在玻璃門出口處,惹得一夥兒乘著下午茶時間出來偷閒覓食的同事,大聲嚷嚷尖叫著。
型男背後斗大的LOUIS VUITTON深駝色字體,堅固高掛在入口一堵白牆上更顯醒目。
一向與我輩宅男宅女般研發人員不相襯的展藝空間,據內線消息透露,晚上將有場專為LV貴賓所舉辦的Party。
原來型男便是第一線接待所有VIP的doorman。

低頭看著胸前同商品第二件六折,為集體湊滿額貼紙集好換手塚治虫原子小金剛公仔,而抱滿成雙成對的便利店飲料,我們揀便宜的心態,到底是與公司樓下這一座充滿貴氣的畫廊愈來愈遠了。

隔沒幾天,同事提著LV重磅手提袋開心地踏進辦公室,從紙袋內抽出一本日本原文攝影書籍。他驕傲說:「這是在LV店內買的惹。」然後再擺弄一個可愛的表情。
原來中山北路旗艦店內的電梯四樓,LV特別規劃少有的書籍展售空間,亦代購國外書籍服務。
近入店內由服務人員引領上樓的同時,還會聽到他朝嘴邊的耳機麥克風輕聲喚道:「有兩位客人要上樓了,over!」(對不起,其實是同事太過戲劇化,over是自己加上的。)

然而吸引我決定前往拜訪的原因,卻不是LV為新形象發展的服務模式,反倒是衝著它包裝精美厚實的手提袋。
表面燙印著LOUIS VUITTON
我在你打來關心我工作情況的電話中對你說,小J的生日禮物若到那兒挑揀本書裹上LV紙袋,也是挺體面的不是?
你相當配合我,二話不說,與我約當天下班於捷運中山站碰面一起走過去。


<b>我們相當幸運</b>。
由於隔天有一連三天的私人聚會活動與LV一起合作,將四樓的展桌展櫃等挪用為展覽與交流空間,我們前往時正逢工作人員把書逐一下架,佈置道具與工具散落於各書架與櫃上,好不紊亂。服務人員直向我們說抱歉。
也許是不忍我們白跑一趟,所以還是引領我們看看四樓的書牆,說明前一秒鐘前有的滿書滿櫃。真是好一個可以見到LV也有這般凌亂的難得機會。
正當我們尷尬道謝準備搭電梯再下去時,他很積極鼓勵我們順道到樓下看看LV各層樓各櫃上陳列的商品。

山藥必須再澄清,是他邀請我們再往下層樓繼續參觀,而不是我主動要逐一逛逛的喔。
老實說,就算是只是駐紮在百貨公司一角落的LV專櫃,我從來都沒有踏進去過一次,更別說像這樣直接在中山北路黃金地段的透天旗艦店了。
畢竟這樣的品牌形象到底和自己的距離還是差距太遠的。
好比今個兒從門口準備踏進店內的那一刻,我都還是有點覺得自己略顯格格不入

我與你就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般,看著眼前用錢堆疊起來的各式商品,想碰又不敢碰的心情,真是讓人揪心啊。
還好是與你一起相偕相行,還有個伴兒可以閒聊淡化這猛吞口水的氣氛。
服務員也彷彿早就賭定我們這趟是不會帶走任一商品一般,很輕鬆地和我們聊著LV的設計理念,不同材質的應用與各種車工的差別。

順手翻看一件可以拆換外層的防風大衣內標。12.8萬。
我拉著標籤對你開玩笑地說,「吶,這件要花掉接下來你半個月的薪水呢。」
你很有默契地揶揄我回來,「好哇,那就從這裡(LV的商品)也設為明確目標的項目之一吧。」
我們一起笑了。

然後我變大膽地開始在店內挑選自己喜歡的商品款式。在架上找到了一只冰白色無收邊的Compact皮夾,詢問了服務員它的價位。二萬零六百。我小聲地再複誦了一遍,記在心裡。
然後馬上發揮自己的肛門期性格,把同一系列冰白色的商品都掃瞄了一遍。特別是model手上Neo Kendall 以 Taïga 皮革製作的機艙手提行李包。九萬七。
「忍住一週半不吃不喝就有啦。」你從身後走來咧嘴尖笑著說。又是一陣胡鬧。
我們這般的對話,服務員應該聽得霧煞煞吧。

離開了LV店櫃,我們又回到現實平凡的世界。
繼續走在一旁仍是充斥光彩炫耀櫥窗擺設的名牌街道上。也許是非假日的關係,八點過後的街道像我們一樣閒逛的人是少了些。
夏夜的風原來也是微涼的。我說。
你索性將我的手輕輕牽起。另一手捏捏我的臉夾,將嘴巴貼近在我的耳邊。
而且你也是超可愛的。你說。

中山北路每隔10公尺一盞的路燈將我們倆的影子拉得長長的。我的臉也跟著溫溫的。


回家洗過澡後,其實還是會有在想著為了得到那只皮夾那個包,該怎樣更努力於事業上的經營。
我用2(X)ist粉紅色大浴巾擦拭著身子邊想著:特別是那難得見到的冰白色。冷冷又略帶藍灰的Taïga 皮革光澤。

你在鏡前一手撐著浴臺彎腰認真刷牙。
我將浴巾半乾的另一面幫你拭去背上澄透的水珠。帶有淡淡的RoyalSpa維他命E的味道。
我親吻著你的背,雙手從後方圍繞到你的腰前。
「你覺得兩萬塊,可以給小孩子們唸多久的書呢?」我將下巴輕靠在你的右肩上問你。
「要看他補習有補幾科吧。」你嘴裡還留有牙膏的泡沫,含糊地說。
我搖搖頭。
「如果是再平凡一點的小朋友呢?兩萬塊夠他註冊唸書,與登記一學期的營養午餐嗎?」我邊提出疑問邊試著在腦袋中記數著。

應該是可以提供不只一位小朋友,安心唸書一整學期吧。我想。

你抬頭看著鏡中已經找到答案的我的表情,瞭解了我這問題背後想表達的意義。沾水抹去嘴邊的泡沫,轉過身來摸摸我半乾濕的頭。
「我的小朋友也愈來愈長大了。」你微笑著說。


我從冰箱取出欲加水沖泡的營養補充品置於桌上,瞥見一角被240c.c. Tiamo雙層玻璃杯壓住的兩祇中式信封。
一封是從家扶中心認養的桃園小女娃寫信告訴你,在這次的月考她進步了近十名;一封是我認養同鄉的小男孩夾雜幾個小錯別字道敘,他與同學們在運動會接力賽跑得多賣力,為班上爭得不少榮譽。
兩封信在末尾無獨有偶地皆落款上方寫著:「謝謝您/叔叔的幫忙」,字跡認真且用力得可以。

我想起幾年前家扶中心義工寄來的獨照。照片中的小男孩笑得好開心。縱然我們給予的幫助真的只有一點點而已。

我面對著鏡子,假想自己擁有LV Compact冰白色皮夾所擁有的喜悅。但是耳朵裡傳來的卻是小朋友們在課堂上快樂學習的朗讀聲。
鏡中都是他們臉上帶有著淺淺的開心微笑。

我知道,我們更該為何,而努力了。


.
【攝於/台北‧內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